泛綠流失的選票與未來挑戰

王宏恩
4K 人閱讀

在2024總統大選之後,我隨即使用368個鄉鎮各政黨、各總統候選人的催票率來進行分析,從整體趨勢來看,這一次柯文哲所獲得的三百多萬票,絕大多數是來自於上一次蔡英文相較於民進黨政黨票多出來的票,而民進黨從2020到2024年政黨票變化量並不大。

圖片來源:翻攝自賴清德臉書

賴柯形成搶票現象

在下面這張圖的回歸模型中,也呈現類似的趨勢,而且結果非常有趣。在第一個模型中,侯友宜的催票能力是四年前韓國瑜的74%,而柯文哲的得票與否對於侯友宜並沒有影響。但到了第二個模型,可以看到蔡英文2020年催票率越高的地方,賴清德催票率也越多,可是同時模型同時顯示柯文哲催票率越高的地方,賴清德催票率就越低,兩者之間的票是呈現競爭關係。值得注意的是,模型二的解釋變數已經高達了99%,幾乎全部賴清德能夠得到的票,都能夠單純透過這兩個變數就完全解釋了。

而在模型三,我則進一步把兩個變數進行交互作用,發現交互作用項也是統計上顯著的。透過模擬分析發現,賴柯在票數上有競爭的地方,平均而言就是上一次蔡英文得票較多的地方:假如是蔡英文得票較低的選區,柯文哲跟賴清德選票間的競爭關係也較低,而蔡英文得票較高的地方,因為有較多票挖,因此柯文哲挖票的效果越大。而單純進行相關係數分析的話,柯文哲2024得票跟蔡英文2020得票兩者之間也是有些微正相關,因此上述回歸模型並沒有共線性的問題,而是確實顯示了賴柯搶蔡的選票的趨勢。

那這些選區的特性為何呢?在分析過程中,我整合了將近四十個不同來源的變數,而分析發現賴清德相較於蔡英文票數減少的選區,平均而言是人口密度較高、年輕人(20-40歲)比例較多、大學學歷(但一些民調顯示,研究所以上的選民中賴的支持度就較高)的選區,而這些選區也同時是民眾黨以及柯文哲得票較多的地方。

租屋、連署同婚者轉投柯較多

但在控制各種變數之後,仍有兩個特別的變數在我的模型中是影響很大的,一個是「該選區的租屋人數」,而另一個是「2018年幫忙連署同婚公投的人數」。租屋人數的計算方式,是把各選區的選民數,比照中華電信釋出的各鄉鎮依照電信資料的夜間活動人口數來推算的。換言之,假如一個鄉鎮有越多人租屋、有越多人當初幫忙進行(苗博雅的)同婚公投連署的話,這一類的選區這一次賴清德就掉更多票、柯文哲就得更多票。

從法規來看,這些租屋者本身無法投票,因此需要回到戶籍地去投,但是這個變數可能捕捉到的是該鄉鎮的城市化規模、工作機會、或是房價,使得該選區有大量因工作而需要在那租屋的年輕人,這些人可能同時也在六年前同婚連署(大多在大都市街頭)時因為理念而協助連署。

對於民進黨來說,2020跟2024政黨票幾乎沒有改變,賴清德跟競選團隊成功的動員出跟2020相同的民進黨支持者。但在核心支持者之外,賴清德跟競選團隊沒有成功的開疆闢土,桃園與台中失去眾多立委席次,沒有好好把握當初蔡英文以及中國因素激發出的額外的選票。透過資料分析,我們可以劃出這些流失的選票所在,主要就是年輕的都市選民。這些選民住在都市,資訊接收以網路為主,無法被傳統面對面動員的方式接觸到,而它們的意見或發聲方式也往往是透過網路。

因為生活型態,所以他們重視的是都市生活的難題,包括租屋、購屋、與托兒,而也因為他們到家鄉以外的地方受過大學教育與工作,因此更重視左派議題,例如貧富差異以及居住正義,且常常不是依照自己的荷包來投票,而會更關注弱勢族群的生活,也更會對當權者預設的不信任。就民主化來說,這些人本來是民主化期待的樣子。而賴清德的生活背景,本來也應該可以吸引到這些選民的支持。

傳播互動模式必須與時俱進

但因為現在人們的資訊接收習慣改變,使用社群網站後不再仰賴大眾媒體的編輯決定新聞重要性,而是由演算法以及親朋好友決定。而社群網站更強調快速的情緒反應,要讀者在短短三五秒之內就要決定要按讚還是要滑掉看別的。在這樣的情況下,總統與民意的快速直接的互動就更為重要。這並不是說要新任政府直接去開抖音,因為開完一定會造成國安危機,但現在其他幾個社群網站同樣也有在演算法上推動短影音,而最新一代的年輕台灣民眾也開始使用抖音跟小紅書以外的其他軟體了,所以在這方面政策宣導與深根方面仍有許多能做的。

賴清德團隊在這一次選戰中也有針對這方面進行測試,例如賴以及其他幾位發言人都有在各種議題上在Instagram上進行回覆,但是記憶點都不高,連綠營支持者都不太知道那幾位發言人是誰,而賴清德的直接回覆往往看起來都像是先set好的問題,不是年輕選民愛看的直球對決(相較之下,賴清德於2004年因為國防預算跟國民黨立委互罵的畫面,反而讓許多支持柯文哲的年輕帳號都有轉錄)。因此在這方面,賴清德或許能夠走出跟蔡英文不同面對媒體的方式。

在面對接下來的少數政府,如同我在其他媒體的撰文所述,三大黨都可能在國防外交政策上對立,卻在地方社會福利政策上大放送,而作為擁有執政權的民進黨政府來說,這是可攻可守的位置。當年馬英九在追求第二任時拼命拿著米酒到處跑,建立起鮮明的「米酒降關稅」一個可以馬上拿來說嘴的政策,這一次賴清德的選戰中雖然多次使用同婚政策,但這個對於許多在意荷包的選民來說影響有限、下次選戰也無法再拿來用了,賴也沒有拿民眾易懂的股票指數來宣傳。如何在下次大選前就建立清楚可以一句有感的國內政績,且不會被國民黨佔多數的地方縣市首長收割,恐怕就是民進黨是否能重新擴大選民基礎的關鍵。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留言評論
王宏恩
Latest posts by 王宏恩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