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杜鵑哲學應對柯文哲的嘴

風城小花卷
802 人閱讀

柯文哲的嘴愛亂講不是新聞,喜歡用爭議言論引導議題跟轉移焦點也不是新聞,但是要怎麼樣來處理柯文哲的口水戰術,確實是傷透不少人的腦筋,畢竟俗話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當你好不容易說清理的時候,柯文哲已經在新的議題繼續亂講了。

這個時候,要先理解柯文哲亂講的目的是什麼,才能夠避免陷入柯文哲的節奏中,被一個又一個議題耍的團團轉。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專頁

天下大亂,渾水摸魚的邪術

借用柯文哲很愛攀附的人物,中國毛澤東的名言:「天下大亂,形勢大好。」局勢一亂,穩定的板塊結構出現鬆動,才能提高從中迅速取利的機會。亂,另一種比較正面的解釋,叫做改變,這也是每一次的選舉,都會出現的字眼。柯文哲的策略能否成功,要看能不能契合這一次大選的氣氛。

2016年的總統大選,民眾要的是改變,改變馬英九時代的沉悶與僵化;2020年的大選,民眾要的是穩定,在美中對抗高漲與香港反送中的激昂中,穩住台灣的局勢。

那麼2024年的大選是什麼?我認為是「穩定的正向改變」。從各家民調來看,蔡英文總統的滿意度維持在五成上下,是民主化以來相當罕見的現象,也意味著民眾至今仍多數肯定蔡政府的施政。

但同樣是自民主化以來,反對一黨獨大這六個字,可說是台灣政治最高位階的神主牌,對於這六個字的解讀從地方議員到中央國會席次分佈都有,不過總統職位八年換黨,確是與這六個字伴生伴隨的顯性社會意見,也是各黨在過去選舉中都曾運作的策略。

因此,從在野黨的立場來看,訴求換人換黨執政的改變,具有相當程度的正當性,問題在於在野黨所訴求的具體議題,目前看來並沒有特別強大的說服力。強打貪腐,柯文哲任內的官員涉弊、與傳統地方派系稱兄道弟同樣令民眾側目;居住正義,柯文哲任內月租四萬且不希望都是窮人的社會住宅幾乎顛覆原始意義;治理能力,民眾黨在台北市、新竹市的成績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也就是說,在蔡英文正面執政的成績下,目前仍難以找到足夠強大的負面議題作為破口,進一步訴求改變,更不用說在提出改變之後,一定要作為配套的後續正面願景;除了親中沒有新意的國民黨不行,連基本執政能力都比不上國民黨的民眾黨,自然更無法聚焦在政策上,像是流寇般逐執政黨的聲量而居。

「穩定的正向改變」是賴清德的大挑戰

只是,要延續綠色執政的賴清德,面對的挑戰遠比在野黨還要艱困。當年反對一黨獨大的民進黨,除了政績之外,必須提出更有說服力的論述,讓選民願意繼續支持總統勝選、國會過半的總目標,創下民主化以來首度有政黨連續執政超過八年的紀錄。

這個紀錄同樣是一種改變,要如何說服選民,這會是一種穩定的正向改變,日本或許可以是一個參考的方向。後世所謂的55年體制,是日本在戰後經濟從復原到成為世界大國的代名詞,穩定的執政體制與可信的選舉制度,可作為破除一黨獨大及其背後連結的威權意涵元素之一;另一個元素,則是穩定可以帶來的正面改變,賴清德必須在延續蔡英文路線的基礎上,提出不會讓美日盟友疑慮,且能讓台灣國力更上一層的願景。

如果說柯文哲訴求負面穩定的改變,缺乏有效的具體案例,那麽賴清德訴求正面穩定的改變,可有具體的案例?答案是有的,高雄與台南。

陳其邁主政下的高雄,近期以「演唱會經濟」成功吸引全國目光,包括BLACKPINK等國際天團到世運主場館開唱,不只是帶動在地旅宿、交通、飲食業的短期成長,也是高雄在轉型的過程中,從重工業到服務業的成功宣傳;更重要的是,每一次演唱會後成功的疏運經驗,代表著交通基礎建設的成熟,以及市府團隊臨場應變的成熟。以企業在商言商的角度而言,高雄市是能夠提供完善「食—住—行」服務的城市,也就是適合經商的穩定環境。

黃偉哲治理下的台南,由於是賴清德的本命區,可說是在野陣營集中火炮的種戰場,不過從上一屆市長選舉鬧得沸沸揚揚88槍、光電利益等案件,事後都在檢調調查下,證明涉案真正深入的是王文宗、李全教等國民黨人士;受到杜蘇芮、卡努等颱風過境,隨之浮現的積淹水和水資源問題,也證明前瞻基礎建設逐步開始發揮功效,對於要和國際乾淨能源需求接軌的先進大廠如台積電等企業,南科為主的南台灣已是投資首選之一。

那麼,回到一開始的題目:如何應對柯文哲的那張嘴。這個問題可以參考日本流傳的一則軼聞:面對安靜的杜鵑,如何讓牠啼叫?據說織田信長的回答是「殺了牠」;豐臣秀吉的解法是「引誘牠」;德川家康的提出的方案是「等待牠」。

就鼓勵柯文哲亂啼亂放煙幕

套進柯文哲的場合,柯文哲一直到處亂講話,要參考上面哪一位歷史人物來讓他不亂講話呢?答案是,「鼓勵他」。根據前面的討論,從貪腐到政策,柯文哲的攻擊,一方面無法與蔡英文的實際政績對抗,二方面也會有迴力鏢反打自己身上,而柯文哲又奉行用新議題來蓋舊議題的手法,這些因素綜合起來,得到的結果是柯文哲會越來越走向亂槍打鳥的局面,而每一次失敗的攻擊所造成的烏賊煙霧,在凝聚泛綠支持者的同仇敵愾之餘,也會對期盼新政治的群眾蒙上一層陰影。

柯文哲所仰賴的支持基礎,一部分是來自於報復和發洩心態,對現況不滿希望改變的憤怒群眾,另一部份則是期盼有更進步更美好未來的清新群眾,兩者在「新」的概念下產生交集。然而當柯文哲越是證明只能描述問題而無法解決問題,甚至製造更多烏煙瘴氣的問題,例如出征動力比韓粉還強大的柯粉時,清新群眾將會表態層遁入不表態層,甚至進一步重新思考檯面上的人選。

從716造勢的切割,到郭台銘併購說再一次浮上檯面,柯文哲已經出現製造太多議題,但無法終結議題,導致像貪食蛇一樣,爛尾越拖越長的情形,當這條爛尾最終反過來纏上柯文哲的脖子,不管他想要說什麼話,聲音都傳不進群眾的耳裡了。

作者是一個離大學很久,沒吃過校門附近胡椒餅卻意外很想念的上班族。

留言評論
風城小花卷
Latest posts by 風城小花卷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