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勿忘善良的初衷

孟買春秋

武漢肺炎確診數25例那天,是我們穿越中央山脈抵達花蓮的第三天,我在民宿面對太平洋的露台上看疫情中心記者會,隱約覺得不安,當晚決定縮短行程隔天打道回府。之後的事,都是歷史了。

過去十多天除了幾次出門採買一點食品,都待在新北八里家中,波光粼粼的淡水河上偶有小漁船駛過,平日熙來攘往的自行車道上一反常態鮮有人跡,白天鳥叫晚上蛙鳴格外清晰。如果不看爆炸的疫情資訊,一點也感覺不出平靜表象底下的躁動。

住過目前疫情完全失控的印度多年,許多親友住在幾近坐牢的歐美,其實對台灣過去一星期的確診數字並不是那麼害怕。從國外回到疫情之中猶如世外桃源的島嶼一年多來,對病毒我謹慎以待卻從未真正感到恐懼,因為我知道有好多人,在各個角落日日夜夜把病毒擋在載著兩千三百萬人的方舟之外,還有更多的人願意配合,互相鼓勵一起努力。

今日的恐懼,依然不是來自病毒,而是來自和我同在一條船上的一些台灣人。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光怪陸離的反對黨批評

從去年開始,反對陣營的種種光怪陸離言行讓人煩不勝煩:有確診就要喊普篩,但事實證明一年多來不必無謂浪費醫療資源,台灣成績一樣傲視全球;沒有確診就要指控政府蓋牌,偏偏各大醫院沒有病例沒有擠爆,而媒體的狗仔文化更不可能協助政府說謊;疫苗出來了要喊向中國買疫苗,無視中國疫苗施打後的死亡案例時有所聞。

真的買了國際認證的疫苗也要埋怨疫苗不夠好,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他不得已才打疫苗,他同為醫師的太太陳佩琪則是冷言冷語,讓支持者也認為疫苗危險可以等,以致疫苗庫存到快要過期;確診數暴增民眾真的願意去打疫苗了,就開始指責為什麼買的不夠多。彷彿疫苗在網路上訂了就可以24小時到貨,殊不知熱門食品都要等好幾個月,何況是全球都在搶的疫苗,更別提還有更多錢無法解決的政治問題。

首度在台灣長住的英國丈夫經常感到詫異,不是民眾對政府無止盡的抱怨,因為這種情形舉世皆然,而是這些無理的批評許多來自反對黨的政治人物,並且更甚於閒來無事和街坊鄰居三五好友閒聊的民眾。把人民健康的議題政治化是不可原諒的罪行,丈夫如此說,在英國執政反對兩黨的鬥爭一樣激烈甚至離譜,但是對於人民健康的議題,絕對不會有這麼誇張為反對而反對的意見。

這就是台灣的悲哀了吧,我想。因為我們在外有一個虎視眈眈的鄰居,在家有許多吃裡扒外的政客,他們聯手等著看台灣的笑話。在沒有疫情的時候唱衰防疫工作,確診超過百例時急著發文訕笑,彷彿他們住在一個與台灣無關的平行世界,摩拳擦掌等著疫情爆發哀鴻遍野。

即使面對的是陌生人,我不會希望他們家中天翻地覆,不會希望他們的家人親友生病。在他們有難的時候,不會想盡千方百計挑出最細微的一點疏失,落井下石讓他們焦頭爛額忙於應付。這樣身為一個人的基本善念,疫情之中在某些人身上我完全無法感受到,而我們一起生活在汪洋中一個無處可逃的島嶼上。

荒腔走板的雙北

身處全國人口最多的新北市,市長侯友宜滿意度總是名列全國前茅,即使他屬於我完全不贊同的國民黨,我也鮮少批評,畢竟我沒有感受到任何特別好或是特別不好的施政。但在過去一個星期,我的憤怒卻一天比一天加深。

一日出門看見附近警局外全副武裝的化學兵正在消毒警車,一旁兩位戴著口罩的警員在幫忙。沿著八里自行車道,遇見散步的,騎車的,甚至外傭推輪椅出來透氣的,雖然比平常少了很多人但每個人都戴了口罩,沒有一個例外,沒有人駐足聊天。我們在超商門口用手機掃條碼發簡訊記錄足跡,真心覺得方便極了,更開心自己是參與其中的一份子。

新聞上總是看見有好多不戴口罩的人,倒垃圾不戴,騎車不戴,甚至為了不戴口罩毆打超商店員辱罵公車司機。但那天就像是在一個超現實的宣傳短片場景,從出門到回家的半個小時之內,遇見的人全都戴了。丈夫說你們台灣人真的很不可思議,大家都這麼認真,這在英國絕對不可能。

我卻無端生氣起來,我們這麼認真,為什麼新北市長恐嚇市民說要封城,要蓋集中檢疫所,要開放買中國疫苗,然後讓新北的疫情從三重板橋到中和永和,一發不可收拾?專責病床在哪裡,防疫旅館在哪裡,快篩站有幾個?

我請原來預約好公費打疫苗的母親取消施打,從此待在家中一步也不要出門,一直到疫情稍緩再說。我無法確定一群年長者因為害怕,急著群聚在衛生所會是什麼狀況,至少我們可以自我約束,減少人群聚集的可能性。

再回到原來疫情最嚴重的台北市,人人聞萬華而色變,雖然目前看來疫情似乎稍有減緩,但是為什麼在資源最充足的首都,放任這個許多弱勢族群居住生活的地區到今天這個地步?萬華因為歷史與社會因素向來複雜,但是疫情至今已經超過一年,市府究竟有何防疫規範照顧弱勢,不得而知。

確診數一上升就摒棄中央行之有年的疫調,大聲疾呼疫調沒有意義。後果就是不知情的無辜確診者跨區移動,確診後其他縣市因為沒有疫調足跡一樣不知情,造成更多感染,確診者成為眾矢之的。

作秀的政客

我相信雙北市長不會蓄意放任疫情擴散,但在政治盤算掛帥的心態之下,疫情就這麼擴散了。

更令人憤怒的是,政治人物在此時刻繼續編織中央無能政策錯誤的印象,把精力用於政治算計,只是徒增資訊來源有限的市井小民心中驚慌。在疫情最嚴重的雙北,首長讓原本就難以控制的疫情一發不可收拾,難辭其咎。

台北市柯文哲及其夫人長期以來不論有意無意,攻擊中央政策為主軸的策略毋庸置疑,柯文哲最近更是大發議論塑造其霸氣形象,例如不能追求零確診的目標,只知防守是打不贏的,要地方自己買疫苗要先講,上千人的疫調絕對不可能做。

這些發言單獨看來都很合理也十分霸氣,但是沒有一件是中央的政策,似是而非的言論在民眾對疫情恐慌之際,加深他們對政府的不信任進而懷疑政府政策,甚至可能不配合,完全忘了台灣確診不到兩千例死亡不到二十例的成績,從何而來。把人民健康的議題政治化拿來當作鬥爭工具,毫無善念可言。

其夫人陳佩琪定期發文攻擊防疫指揮中心,在疫情和緩之際對科學認證的疫苗批評訕笑,更是推波助瀾醫護寧可等也不願打疫苗的心態。直到疫情爆炸,最前線的醫護才開始人人自危。此時柯文哲又宣布由不得醫護不打疫苗,看似霸氣的發言,完全忘了之前夫婦二人如何對科學疫苗蔑視抹黑。然而此時此刻,醫護根本無需任何人呼籲,人人都會排隊去打疫苗,發言時一心想著政治紅利,莫此為甚。

新北市長侯友宜則是發出該封城就封城的豪語,甚至已經指示開始計劃中國式的集中隔離所方艙醫院,一時之間霸氣的警長形象再度被讚揚。事後證明因為害怕市長口中不會發生的封城,民眾立刻湧入超市囤貨,造成更多感染的風險。而即便不是中國式的方艙醫院,英國過去一年耗資五億英鎊蓋的臨時醫院,因為沒有足夠的醫護人員,多數成了蚊子館。

在發這些不僅沒有幫助還造成傷害的豪語之後,新北市的快篩站繼續不足,檢疫旅館和專責病床比其他縣市都要少,成為全國疫情最嚴重的城市。新北市長循著別人的錯誤繼續前進,或許方艙計劃還在進行。

然而過去十多天來,從自動自發投入社區快篩行列的耳鼻喉醫師,願意組隊的離退護理人員,自願為商家設計應用程式的工程師團隊,昭告大眾把假新聞傳給他去查證的網路個人,到在停紅燈時看見沒有戴口罩的機車騎士,立刻從機車座裡拿出一個備用口罩給他的霸氣婦人,還有更多更多,台灣因為這樣的溫暖善念而更好,會帶著我們一起走出疫情。

政客們請不要無恥的把這些努力,納為自身的功勞。因為很多時候,你們只是讓這個國家更糟。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