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革命後,中國政府暫停清零後續危機

高思達
321 人閱讀

正如筆者之前所言,中國政府在避免疫情大規模死亡和清零導致經濟崩潰中不斷拉扯。最終在12月初,由於經濟嚴重衰退和民衆的抗議,在最容易引起呼吸系統疾病的冬季開始了逐步開放,取消清零政策。可能因習近平不信任外國政府或更可笑的面子問題,並未將有限資源投入到歐美mRNA疫苗和特效藥儲備。大量資源被浪費在封鎖民衆和PCR篩檢中。這有可能導致開放後民衆大量死亡,以及隨之而來的對「白紙革命」抗議民衆的更大規模打壓。中國政府也可能藉此推動更大規模的社會管制,以致回歸計劃經濟/統制經濟/戰時動員等體制。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共救經濟重於人權自由

首先,中國政府目前開放清零並非完全受白紙革命壓力所致。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房地產危機導致的各省財政危機,和出口衰退導致的外匯危機。各級政府特別是地方政府財政瀕臨破產,因此不敢甚至不能在防疫中耗費更多的資源。中國政府希望藉由部分開放首先恢復外國投資進入逐步恢復出口,同時恢復民衆對於經濟的信心,以挽救最爲重要的房地產市場。

但這些必須建立在中國SARS-2疫情能達到現在歐美日韓台各國較爲溫和的現狀。即雖然感染率極高,但因死亡率低於流感,且致死人群普遍爲高齡慢性病人,因此可被大部分民衆忍受。

中國與歐美日韓台不同的是在疫情爆發後第2─3年,特別是最近一年,對應該投入資源的領域做了最錯誤的選擇。

其一是爲了外匯和面子選用了錯誤的疫苗。大量國家的臨牀數據顯示,中國產滅活疫苗與歐美mRNA疫苗相比,對於預防傳染的能力較低,更難預防後續的重症和死亡(但中國疫苗仍有一定效用)。

中國政府爲了不動用外匯和所謂的面子,禁用進口疫苗,同時虛假宣傳攻擊其有效性,強制推廣國產疫苗。但智利等國中國疫苗無效的新聞也逐步傳回國內。最終導致民衆無法接種外國進口mRNA疫苗,同時由於不信任政府宣傳,接種中國疫苗的比例也較低,同時也更低效。最後中國與歐美相比,其感染人數和重症率會明顯增加。

另一個嚴重問題是中國政府沒有採購歐美研發的特效藥,也沒有給予各級醫院更多的ICU呼吸系統輔助治療的設備和人員培訓。這會導致重症患者中更高比例的死亡,一些國際研究估計未來幾個月中國因SARS-2疫情死亡人數可能會達到200萬人以上。

藉防疫實驗社會全控制

在災難來臨前,進一步分析近兩年中國政府荒腔走板的防疫措施。除了減少外匯使用和面子問題之外,中國政府的防疫選擇也包含了社會控制的陰謀。即中國政府維持「動態清零」包含了維持中國共產黨長期統治的策略。疫情清零中使用的個人乘坐公共交通和進出公共場所時要求掃碼,即最有效的資訊採集和監控。而以防疫名義實施的居家隔離乃至房艙監禁,則是全面鎮壓時大規模監禁的最好演練。同時也可進一步推測中國政府即使在一定範圍內承受經濟崩潰,也想要逐步瓦解市場經濟。

這些荒唐的事情源自中國共產黨對權力的完全控制慾望。其在1979文革結束後,中國急於擺脫極端貧困,開放了民間企業經營活動。在習近平上台前,民間經濟的實力已經遠超政府控制的經濟,被共產黨官僚認爲威脅了其統治地位。

習近平上台後,在黨內通過打擊腐敗,清除了大量和民間資本勾結的中下層官僚。同時以官商勾結,偷稅等罪名打擊了民間資本的發展,阿里騰訊等最大規模的一批民營經濟實際上已經被政府控制。習政權在2022年,其超越江澤民、胡錦濤的統治時間,除了在奪權鬥爭中取得絕對勝利外,中國共產黨主流希望習能維持其既得利益和長期統治也是主要的原因。

但中國政府並沒有經營企業的能力,其掠奪來的企業資產在這幾年也迅速貶值,即國有化後即倒閉。因此民間資本在今日相對中國政府仍然佔據優勢。對此中共只能採取最初維持統治中國的方法,即回到1957─1979年導致大饑荒和文革的計劃經濟。

瓦解市場經濟是統治者的居心

2019年開始疫情無疑是最好用的瓦解經濟的契機。對疫情死亡的恐懼給了中國政府「以生命爲重」打壓其他重要價值的最高正當性;最初SARS-2疫情類似2003年中國的SARS,被推測是暫時性的,這也麻痹大部分中國人。因此在疫情中出現的大量滅絕人性的事件,導致大量人員死亡、虐待、監禁。並非單純爲了防疫,而是中國政府在實驗中下層壓制民衆,掌控經濟的方法。以及規訓民衆生活在更加不自由監獄中的適應能力。

面對這次的陰謀,幸運的是中國人並非像習推測的那麼容易被壓制,11月底「白紙革命」的迅速擴張瞬間衝破了各個小區城市的封鎖。中國政府不得不在近日解除部分城市的「清零」政策,看似民衆取得了對抗政府的勝利。這顯然是大部分沒有民主概念的中國人的錯覺,對比香港人在林鄭妥協退回「送中」後,堅持要求放人。中國人沒有大規模要求政府釋放被關押的白紙革命義士,而中國政府則在這幾天不斷調查抓捕更多的示威參與者。顯然中國政府並沒接受民衆抗議,只是殘酷鎮壓還沒到達大多數「搭便車」民衆頭上。

因此,目前對於渴望自由的中國人,以及同情他們的國際友人來說最大的危機是:放開清零後隨之而來的大規模死亡,會給中國政府更好的鎮壓白紙革命,以及進一步控制社會的藉口。即中國政府會將浪費資源的3年,其間盲目投入昂貴的核酸檢測,並沒有提供進口mRNA疫苗,也沒有增加呼吸系統急症的緊急治療能力,導致疫情擴大後大量的老年人及有代謝系統疾病的人死亡,這一重大人爲災難的罪責,推卸到白紙運動義士的頭上。

而中國政府更大更可怕的夢想,或許是藉由社會對於疫情死亡的恐懼,恢復「動態清零」,乃至更嚴密的社會封鎖。最終迫使民衆全面接受完全由政府控制的計劃經濟,及其帶來的完全不自由和嚴重的貧困。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