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國站隊?其實是了無新意:談沖繩知事訪中爭議,及台灣真正該注意的事

朱宥任
549 人閱讀

近來,沖繩知事玉城丹尼參訪中國,並且發表對台海看法言論的新聞,引起國內外一陣騷動。由於玉城清楚表達反戰、疑美的立場,以台灣的角度來看,難免會覺得有些刺耳,日本也有專家表示擔憂此舉將造成分化。沖繩的態度來講,確實有些需要留意之處,但也必須釐清所謂沖繩知事訪中的脈絡,不宜光是認為沖繩在這個時機點訪中,就視為窩裡反產生敵意。

沖繩與中國、福州的關係

首先,沖繩知事到中國或福建參訪,並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沖繩過去從琉球王國時期,就是向明、清朝貢的藩屬國之一。透過這樣的關係,琉球本來就和中國政權有交情,特別又與福州關係最深。這是因為當初琉球船隊向中國朝貢時,就是由福州先行接應。之後琉球使團會分為兩批人馬,一批前往北京,一批則留在福州,學習當時比琉球更為先進的中國技術及文化,如航海、醫療、藝術、思想等等。

而福建也有明朝官方派遣的移民,駐紮在琉球建立聚落,俗稱「閩人三十六姓」,直接影響沖繩當地。如今沖繩還能見到一些中國風的建築,或者過農曆年、划龍舟、演奏三線琴及與華人近似的飲食料理等等,可說都是遺留著當初與福州交流的影子。

歷史淵源下,現在沖繩與福州依然保持友好。如那霸市在1981年,就與福州締結友好城市。而在十週年的1991年,由福州方出資及設計,在當初閩人三十六姓的聚落原址上,建成了中國風的觀光庭園「福州園」,至今仍是景點之一。已故的前沖繩知事翁長雄志,就曾獲得福州市「榮譽市民」的稱號,也曾經訪問過中國,希望能夠強化沖繩與福州之間的交流事宜。

福州園。攝於那霸市。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沖繩重點仍擺在訴求觀光及文化交流

照這樣來看,玉城丹尼此次訪中,其實並非偶然,甚至可說是沒有什麼「新意」。從《環球時報》刊載的訪談之中,可看到玉城希望能夠降低沖繩遊客進入中國的簽證門檻,以及恢復直航航班,並多次強調「交流」一事,不只是沖繩對福州,更是沖繩對全世界。

所以說,玉城丹尼做的事情,和翁長雄志等過往沖繩領導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玉城自己也早就訪過中國好幾次了。且眾所皆知,觀光是沖繩縣最重要的經濟支柱,中國訪沖觀光客數量,雖然不比疫情前年均接近百萬,居訪沖外國客之冠的台灣多,但也是前段主力來源之一,自然希望能恢復直航。且沖繩對自己的文化實力具有十足信心,所謂的「交流」,更可能是寄望中國(外國)人產生對沖繩的興趣,進而成為觀光客源。

當然,沖繩或許是親中的,只是主要還是在於他們對中國給沖繩的經濟支援,還是抱有著一定想像。台灣因為和中國處在緊張的關係,非常有可能遭到侵略的緣故,所以必須對與中國的各種往來有所警戒。但若是站在沖繩的立場,並沒有要特別敵視中國的理由。

中國方一貫的認知操作

台灣會在意的地方,是因為雙方在這次的談話中,也提到了台海衝突的議題。《環球時報》針對玉城丹尼的訪談文章,下標「冲绳知事通过环球时报发声:绝不能因“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让冲绳沦为战场」。乍看之下,這標題似乎有著玉城丹尼責怪若是台海戰爭發生,有可能殃及沖繩,甚至有點責怪為什麼台灣出事,會給沖繩造成困擾的味道在。

然而,若是細看報導中的內容,玉城丹尼卻是這麼說的

日本政府去年12月通过所谓的新版安保三文件,表示为应对“严峻的”安全保障环境,日本要强化防卫能力、增强自卫队在西南群岛的力量。为维持日美安保体制以及“专守防卫”原则,冲绳县对“有必要保有最低程度的自卫能力”表示理解。

然而,即使在二战结束78年后的今天,日本大约70%的美军基地仍然集中在冲绳,冲绳民众一直以实际行动要求日本中央政府切实减少县内的美军基地。从冲绳县的角度来说,我们认为试图通过增强军事能力来强化威慑力的方式会加剧地区局势的紧张,可能导致发生不可预测的事态,这令人十分担忧。绝不能因为美军基地集中在此,让冲绳成为容易遭受攻击的目标。

在這段落之後,玉城則繼續強調他在訪美時,曾建議美方應該要針對日益緊張的局勢,進行和平談話,而他既然現在接受《環球》的採訪,也趁這個機會再次呼籲同樣的訴求。從這裡就很明白,關於戰爭方面的訴求,玉城一直集中在「美軍基地」這個沖繩長期以來的問題,訴諸對象也是美國。但中媒採訪完後,下標卻忽略掉沖繩最在意的交流議題,轉而強化抨擊日本維護台海安全的立場,還搞得像是沖繩怪罪台灣一樣。

有關沖繩的美軍基地歷史,以及造成的問題,已有許多專業文章解析,過去所撰拙文也都有略提一二,不多贅述。但中媒這樣的作法,讓人想起前沖繩知事大田昌秀,曾經在一次中媒的訪談裡提到當今沖繩困境,並表示若日本政府持續壓迫沖繩權益,那沖繩還不如獨立算了。結果到了標題,果然被改成了「沖繩人希望獨立」之類的用詞。可見得中媒扭曲沖繩本意的手法,蓄意挑撥離間,早已不是頭一遭。

沖繩以沖繩的利益為優先考量

當然如前所述,沖繩確實與中國有交情,但主要還是寄望文化與經濟上的往來。雖在反美軍基地這件事情上或許是一致的,但沖繩是為了訴求和平及在地民生而反對美軍基地,中國則是在規劃武力犯台,或甚至是染指亞洲其他區域時,不希望有美軍這個巨大阻礙,雙方立基差異甚鉅。

有日本評論認為,沖繩此舉免不了成為中方操作的材料,這確實是需要注意的地方。畢竟這是中媒的一貫手法,沖繩或許對這一點早有意識,但同樣換成沖繩的角度想,這對沖繩本身並沒有實質不利的地方,甚至搞不好還認為這是能制衡、向日美政府討價還價的政治材料。玉城身為沖繩縣知事,會優先考慮他認為可以提升沖繩利益的事項,也就是取得中國經貿上的協助。當然,在中國經濟每況愈下的現在,玉城丹尼的考量是否對沖繩真的有幫助,則是另外一個題目了。

現今沖繩縣再怎麼親中,本質都還是日本轄下領土,決定權範圍有限。美軍在沖繩駐紮已久,肯定也有其考量。再說不好聽一點,沖繩縣如果有能力處理掉美軍基地,也不用至今仍在煩惱這個問題。

退一步說,就算沖繩不希望因為台海危機被捲入戰爭,因美軍基地的存在遭受攻擊,但事實上這不只沖繩,更是全世界必須要擔心的狀況──因為那就代表著中國直接對美軍動武,直接將戰爭規模從台海區域,擴大到世界級的強權衝突。到時會被捲入的,可就不只台灣或沖繩人而已了。

台灣與沖繩關係親近,更應爭取溝通

雖然本文前面對玉城丹尼的發言,算是採取緩頰立場,但沖繩內部確實有著希望台灣不要加強軍備,「挑釁中國」升高台海戰爭可能性,甚至乾脆投降就沒事的聲音。這樣的考量雖不合邏輯,不過想想,就連當事者的台灣本島內,也同樣有大聲做出這樣主張的人,在反戰氛圍更強的沖繩,同樣被這樣認知操作不奇怪,或許也不僅止於沖繩而已。問題在於面對國內外都有這樣的狀況時,該怎麼努力去做釐清。

相對於沖繩就是堅決反戰,與台灣戰非所願,但受侵略會堅決捍衛主權的立場不同,卻缺乏能向沖繩溝通這點的聲音。對台灣而言,美軍基地是協助防衛台海的力量,與沖繩的想法有所衝突。正因如此,才需要積極與對方展開溝通,並譴責真正想挑起戰爭的中國。比較可惜的是想要雙方溝通,除了台灣的自我主張,也有必要事先深入理解沖繩的困境,而這點台灣一直都比較不足。特別是在台灣少之又少的統派藉此見縫插針,借反戰之名在沖繩搖旗吶喊時,如果放任其混淆視聽,恐將加深誤會。

反戰和平一直是沖繩的主要基調。攝於糸数アブチラガマ。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最後要再次強調,現代台灣同樣與沖繩交情深厚,民間交流繁盛程度絕對在福州之上。起碼疫情過後,我們早就有直達班機了,兩邊觀光往來也不需要簽證,兩地早不知道辦了幾次「台灣祭」、「沖繩祭」等類似活動,大可不必在中國的蓄意挑撥下,對沖繩草木皆兵,破壞雙方的好交情。

以上是我對於沖繩議題的一些淺見。最後再補充一個:立法院長游錫堃近來訪問沖繩最南端離島,距離宜蘭僅100公里初遠的與那國島,主要商討兩地預計將在未來開放的海上直航,促進觀光交流。

這也讓我想到在日治時代,台灣和與那國都同屬日本轄下,雙方本來就多有船隻人員往來。由於早建立了關係,以致於國民政府來台一段時間內,兩邊還是有不少「越境」的狀況。結果到了二二八事件,有台籍人士因此得以逃亡至與那國躲藏,避開「來自中國的軍隊」追殺。

台灣和沖繩之所以關係親密,就是因為雙方地緣、文化及人民性格等等都相當接近,自然而然相處愉快,不需要像幾百年前一樣,想做最基本的交流,還得向天朝上國的獨裁政權請示。這樣的關係不應受到挑撥,但相信要被分化,也沒有那麼容易。

作者1990年生,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台文所畢業。曾參與沖繩縣費計畫在當地短期留學、工作,並基於興趣研究沖繩文史。著作《沖繩自古以來,不是日本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琉球王國的前世今生》、《沖繩不一樣:那些旅行沒教你的沖繩事》及小說《地下全壘打王》、《好球帶》。

留言評論
朱宥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