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裙與男性雄風(When Miniskirts meet Manhood)

葉綺玲
1.4k 人閱讀

Ⅰ.迷你裙

西洋油畫或劇照中常可以看到穿短裙的羅馬軍官,譬如電影《埃及艷后》或《神鬼戰士》;古帝國驍勇武士們的裙子長度,跟日本京都橘高校女生在台灣國慶表演中穿的橘色黑邊迷你裙可說不相上下。

似乎永遠令人著迷的裙子長度,在不同年代都各有紳士名流講過類似的話(包含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好的演講要像裙子一樣,短得夠吸睛,長得夠畫對重點。」只不過,這些老先生腦中幻想的都只是女人的迷你裙,因此這個名言,雖然很久以前據說讓原本穿及膝長裙的北一女儀隊,改變形象皆大歡喜地穿起迷你裙,但建中儀隊到現在倒也還沒穿著熱褲出場過,橘高校橘色惡魔中的幾個日本男生隊員也都還是穿著黑長褲。

橘高校與北一女,圖片來源:李厚慶臉書Formosa Lee

女生裙子長度的解放為何皆大歡喜原因很明顯,對許多直男來講有看有賺,看越多賺越多:被看的女生也不見得就賠,因為短裙通風透氣行動好自在,讚美的空話也永遠不嫌少,看與被看的人之間似乎各有所獲。

英美1960年代迷你裙開始流行時,也正是性解放年代,當時有人質疑:性解放根本只是圖利男人,讓男人把妹更容易更不用負責任。但女性避孕藥普及讓女人可以較無後顧之憂享受性愛,性與生殖分離也讓女人更能正視自己的主體慾望,可以說性解放與裙子長度的解放,似乎男女雙方都是贏家。

上世紀前人努力解放,本世紀後人盡興乘涼,今年2022年台灣國慶活動時,不只來自日本的外賓打扮完全美國高中啦啦隊規格,青春洋溢令人驚艷,北ㄧ女中樂儀隊表演穿的黑色校裙,長度也已經只有筆者上世紀就讀一女中時裙子長度的一半。

Ⅱ.北一女

外人看來,念北一女已經很了不起了,當樂儀隊似乎更是女中豪傑。但筆者入學沒多久,就被校刊社與辯論社學姐們好心勸告:如果想要有自己的時間搞社團,千萬不要加入每天放學得留下來練習的樂儀隊。

筆者常被人很肯定地說:妳以前一定是樂儀隊的。這時通常就四兩撥千斤表示成績太爛,實際上是慘綠少年的永恆回憶:穿著很短的體育褲,在空氣不流通的體育館地下室排排站讓教官像選美一樣慢慢看;而當年教官那個滯留在筆者大腿上似乎特別久的眼光跟表情,那種很像躺在市場肉攤上的屈辱感,讓人到現在還很清楚地記得。

筆者的年代,對部分北一女學生來講,「教官」跟很多事是畫上等號的:教官不只是忠黨愛國,教官也是頭髮裙子長度,連在校外談戀愛接吻被路人甲舉報也歸教官管;教官主事的樂儀隊或許是很多同學美好的青春精華,但同時也是部分北一女學生的避之惟恐不及。

那是個解嚴後,軍訓課照常得穿著卡其軍訓服,扛著木槍努力唱軍歌的年代。當時得學的軍歌隨手一捻:

「九條好漢在一班,九條好漢在一班

說打就打,說幹就幹,

哪怕流血和流汗,哪怕流血和流汗!

一!二! 命令絕對服從!責任…」

唱軍歌時唱「命令絕對服從」可以敷衍幾聲唱完了事,真正得服從的卻是身上那件及膝軍訓窄裙。穿寬鬆黑裙三階一步跳爬樓梯這種事完全無法發生在穿軍訓窄裙的身體上。幾年前俄國普丁某次閱兵時,很滿意地看著克里姆林宮紅場上那群穿著白色短裙與及膝馬靴的女兵部隊,女兵裙子雖然比當年的北一女軍訓窄裙短,空間也相對多,踢正步應該還是沒有可能。

這個命令與服從的權力關係不只是裙子跟身體,也是國家與個人。

Ⅲ.看與被看

除了國家跟個人之間的權力關係之外,看與被看之間也是一種權力關係。

台北市政府曾經發行有日本AV女優照片的悠遊卡,據說是為了服務並吸引更多男性乘客。那女性乘客的福利呢?

男生喜歡看女生穿迷你裙,女生愛看什麼?一個穿熱褲的男校儀隊嗎?台灣就算是啦啦隊比賽也多半是女生穿短裙,男生穿長褲,如果真的要男校儀隊穿著熱褲出場表演,可能家長會先反對。反對什麼?

女生身體可以被看被欣賞,男生不可以嗎?或者,女生喜歡被看被欣賞,男生不喜歡被看被欣賞嗎?

前幾年台北市某私立大學尾牙餐會上請了穿著清涼的辣妹歌舞團上台表演,台上雖然表演得精彩盡興,但跟台下西裝筆挺排排坐的男性長官們一對比,看與被看的權力關係就很清楚。

小提琴家曾宇謙上台演奏時一定是正式西裝上場,儘管拉琴拉得汗如雨下,女性音樂家上台的各種清涼露肩晚禮服,跟奧斯卡紅毯女明星的風姿萬千一樣不必多說。

台灣法律制度上兩性已經夠平權了,文化上女性身體還是處於一種被男性觀看的地位,看色情出版市場,或媒體各種不堪用語(南半球北半球之類)就知道。男性身體除非是男同志自己要看,不然就像格雷五十灰的西裝領帶一樣,象徵的是男性威權。男人的身體如果想變成慾望的主體被欣賞,男校如果要儀隊穿熱褲出場,似乎會影響男性氣概,因此有可能被家長抗議。

在男性氣概這件軍訓窄裙的規範馴服下,即便有想穿熱褲或迷你裙的男生,也可能因此無法放手大步走路選擇自己要的模樣。

Ⅳ.男人身體的解放

台灣1987年解嚴以來,國家與個人的權力關係一直在改變,到了2022的今天,制度上似乎很多人的身體都被解放了,可以跟同性共組家庭,可以自由選擇從母姓或父姓,更別提原本就有的墮胎權。但傳統性別的界線還是如影隨形存在,陳時中與幕僚們要很努力戴上粉紅口罩說服小男生就是一個例子,「娘」這個字在日常生活中動輒被負面使用是另外一個。

女生打網球穿迷你裙大家都愛看,男生打網球也很多都穿短褲。早期的007情報員電影,詹姆士龐德再怎麼鼻青臉腫也一定西裝筆挺包得緊緊,龐德女郎們不止永遠是被脫被看的對象,即使身手矯健上場打鬥也常穿著性感露肩晚禮服。但本世紀丹尼爾奎格開始主演007之後,開始有007穿著迷你小泳褲的海灘畫面性感現身。以前大家愛講所謂男性凝視(male gaze),現在女性凝視(female gaze)開始也出現。

事情是可以改變的,男人身體也是可以被解放的。如果明年國慶,建中儀隊可以穿著熱褲上場搶北一女儀隊的迷你裙風頭, 相信台灣會更令國際友邦印象深刻。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葉綺玲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