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特洛伊木馬籠罩臺灣上空

盧郁佳
2.2K 人閱讀

去年二月,新北市國一女生,遭同校國三女生揪乾哥等人堵在防火巷內,逼她磕頭道歉「我不該說妳長得醜」,砸雞蛋恐嚇。

十二月,國三男生見隔壁班該女來班上找朋友,出言制止,該女找來乾哥持彈簧刀理論。兩人互不相識,乾哥卻持彈簧刀刺傷男生頸胸,不治。刺頸動脈、左胸、腎臟,刀刀致命。網友質疑「國中生竟懂怎麼使刀、要害在哪」顯不合理。更奇怪的是,他五月才離開少觀所,應該沒人想回籠。但他必須先帶刀上學才能這麼做;其次,去對方教室前,已先把刀帶上。不是虛張聲勢嚇唬人,也不是胡亂揮刀。如果有人訓練他像傭兵一樣殺人,那是誰?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傳聞教唆的女生上網聲稱「我未成年,法律會保護我」。十個月前她才鬧上全國新聞,普通父母會警告再闖禍後果嚴重。如果有人反而向她保證少年犯罪絕無刑責,這是騙小弟行凶背鍋時才會說的。是誰教她惡用少年司法當犯罪工具?

這對男女常混宮廟,認識不少角頭。少年自稱天道盟太陽會、華山會,多次聚眾鬥毆、當詐騙車手,常無照騎車被抓,抓到警察都認得他。亦即都是輕罪,離殺人很遠。他沒理由殺人。

所有人都說這是霸凌,但持械行凶離霸凌也很遠。2011年調查臺灣校園霸凌多是言語霸凌(如嘲諷、辱罵),其次肢體霸凌(推、絆、打、吐口水、破壞物品)、關係霸凌(排擠、孤立)、網路霸凌。

目前師生面對的,可能不是長期重複的霸凌,而是社交衝突的隨機暴力化。教育部統計校園暴力事件和偏差行為,2019年通報1萬件,到2021年1.5萬件。鬥毆、偷竊最多,國、高中較多。但去年上半年,國小暴力事件與偏差行為逾前一年4倍,超越國、高中。

新北市國小陳老師說:校園暴力以前多是高年級,現在許多三年級就動手。父母沒空陪孩子,用3C育兒,孩子喪失溝通能力,生氣就動手或罵髒話,拿剪刀想攻擊同學。

暴力,是對自身憤怒最快速直接的回應方式。沒空陪孩子的父母,沒父母陪的孩子,應該多數也會相信「殺人案全是因為廢死,只要處決就能嚇阻,這樣最快」。

少年司法訴求全人的視野,找尋每個青少年個案犯罪的根本原因,探詢意義、理解異己、教育轉化、嘗試修復關係,是最慢、短期而言最花錢的方式。少年司法與廢死運動,空前絕後被此案綁在一起,和民進黨一起遭受輿論猛轟。

新北割頸案員警說,外來人口多的地方八家將多,父母忙工作,小孩多隔代教養。為博關注而脫軌,或遭幫派利誘吸收。

2021年,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說,青少年沒地方去,他們隨時在宮廟陣頭、八家將身邊接納關心青少年,掏錢幫助,久了自然得人心。包括新北市、彰化縣、雲林縣、台南市等30間宮廟。張安樂自稱靠江湖背景,吸收中南部年輕人參加活動,讓他們政治傾向由綠轉紅,發展「紅色隊伍」,宣揚和平統一、陣前起義。「我告訴你們,我為統一,就算我死了我是烈士,將來統一後會給我立碑。你們為台獨死是一條狗,台獨賣台挑起戰禍,陣前起義不做砲灰。」

他因案赴台北地檢署,與警方衝突,動員一群大學生出席。記者一問才知,他們只是受邀赴台中宮廟聽經,言明免費供餐、獎金、禮物。不料被載到台北,才發現被騙為張安樂壯聲勢。那麼八家將青少年真的由綠轉紅嗎?

2007年,張安樂與馬英九的大姊馬以南在中國兩度密會,為馬英九大選募款。

2017年,香港反送中人士黃之鋒來台,張安樂次子張瑋意圖對他施暴。黃之鋒演講時,愛國同心會一、二十人到場抗議,統促黨近百人,四海幫正副幫主率兩百人。2019年,統促黨自忠黨部主委胡志偉向何韻詩潑漆。從此公認為城管、白手套,利用民主制度,肆意迫害中共要迫害的人。免洗的小弟背鍋,追究不到幕後大哥頭上。

2017年,環保署為避免宮廟燒香吸入苯、甲苯等危害物質,倡「減香」。但「捍衛信仰守護香火大聯盟」上百宮廟串聯眾神上凱道「反滅香」,政府再澄清也沒人理。發起人台南學甲慈濟宮董事長王文宗,代表統促黨參選;發起人中華天師道教總會會長張捷翔,為統促黨天師黨部榮譽主委。

造謠滅香,只是練兵。次年反同婚公投動員宗教界,造謠「修民法爸媽將變雙親一、雙親二」、「多P、亂倫、雜交變合法」、「同婚合法化,外籍同志愛滋感染者會大批嫁過來拖垮健保,臺灣變愛滋樂園」、「同婚要過是為愛滋藥廠牟利」等,成功抹黑民進黨,最後全台22個縣市長,國民黨當選15個,民進黨6個,達成一黨獨大。

就像國民黨、民眾黨神主牌「親中當選就不會開戰」,烏克蘭人也曾相信「選出親俄總統,俄國就不會打來」。俄國《新報》記者伊蓮娜.柯斯秋琴科報導《我深愛的國家:俄國女孩的真實告白》說,親俄總統拒簽與歐盟的協定,2014年卻傳出「制服無標誌」的部隊滲透克里米亞半島,戴黑色滑雪面罩、不表明身分,烏克蘭政府說是俄軍,普丁說是烏克蘭民兵。

部隊攻占了最高議會和政府總部,在占領區宣布公投。自稱百分之九十六票數支持脫烏入俄,兩天後加入俄羅斯聯邦。

一個月後,普丁說該無標誌部隊就是俄軍。

烏克蘭的頓內次克、盧甘斯克馬上宣布獨立,烏克蘭開戰。俄羅斯政府宣稱烏克蘭在打自己人,沒半個俄羅斯人。但作者在那裡找到了俄軍遺體。死者家屬到處找人,發現招募俄羅斯志願兵的訊息寫著「如果有制服就帶來,最好是特戰服」、「不要帶俄羅斯軍隊的數位迷彩制服」。

因為這樣可以假裝成烏克蘭人「陣前起義」。俄軍、醫院向家屬堅稱當地沒有俄羅斯人,退役老兵也勸家屬不要找遺體,以免成為俄羅斯出兵的鐵證:「如果事實證明我們的軍人,那些打過仗、有技能有經驗的人去了那裡,那混帳美國人就會派軍隊過來,其他國家全都會以此為藉口干預。」

2018年,統促黨在金門拉攏宮廟、金門大學學生,「致力和平統一」的致公黨瞄準民代、中配,33位村里長、代表、代表會副主席、鄉鎮長、議員入黨。大選後致公黨宣稱:八成金門民眾願成為「兩岸和平實驗區」,準備搭次年大選發動公投脫台入中。但因修法將公投與大選脫鉤、統獨不能公投、國安法、外國代理人法等,才被擋下。中共師承俄羅斯的無硝煙戰爭,只要將併吞金門精心打扮成民主選舉,八二三炮戰都不用打了。

這次大選,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用AI偵測發現,兩個「臉書協同使用群」透過上千帳號,長期在同一時間內,發相似內容洗版,或內容高度黏著,自然人使用者不會有此行為。一半在臺灣各總統候選人的臉書留言製造分裂,同時用英文在美國批評拜登執政,都在誘導讀者相信「民主很糟」,顯非臺灣公關公司單純打選戰。

九至十二月,這兩個協同群響應中國官媒論述程度最高,且為新北割頸案聲量前兩大。兩個協同群將割頸案定錨,歸咎蔡英文、廢死運動,且改稱「割喉」,然後由中國官媒接力放大。

隨機殺人與廢死運動,臺灣潛在的社會矛盾傷口,再次被挖出來。像操作反同婚、藻礁、滅香、佈樁鋪陳金門統獨公投,槓桿操作成為強大軍火,扶植親中政權「重啟服貿」、「開放中生來台就業」,令許多民進黨支持者驚弓之鳥,視進步價值為特洛伊木馬。與此同時,中方資助竹聯幫關係者候選人借牌洗白進國會,在軍中收買共諜。各種俄羅斯軍隊假扮烏克蘭人的方式,滲透內政、外交、國防。至今不斷放出偽造「賴清德發言支持侯柯配當選」、假冒各民進黨候選人的爆料影片混水摸魚。

民主制度必然有缺陷,蛀蟲會找到舒適的名詞庇護在其中做窩,例如把投降被奴役說成和平,把造謠說成言論自由,把遏止介選說成白色恐怖。催眠全民摧毀自己享有的自由,成功令民進黨政府在內政、經濟、外交、國防突破的卓越成就下,仍面臨難以延續總統、國會優勢的荒謬局面。但如果民主未能發明出除蟲設計,那未來也就不會有民主。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留言評論
盧郁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