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馬戲團?

廖郁賢
383 人閱讀

在藍、白陣營獲得立院多數席次後,當年刮起一陣「韓流」的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韓國瑜,「順理成章」的坐上立院龍頭寶座。在本屆藍、白立委的「群魔亂舞」氛圍下,由韓國瑜這樣戲劇性人物擔任立法院長,似乎毫無違和感了?首先衝擊的是政治責任、政策、政黨的真空化,當提供選民個人服務、為地盤引導特殊利益的行動成為日常,國會殿堂的結構便將為鞏固勢力而重組,我們將遺憾的是因為盲從而失去整體性、宏觀性政策,畢竟票多的贏。

徐黃小丑戲掩護張家班的徐圖

本屆立法院席次,雲林張家可說是大獲全勝,除了大名鼎鼎的雲林女婿韓國瑜,其他如漁會總幹事林啟滄的太太許宇甄、張榮味的千金張嘉郡、前虎尾鎮長丁學忠,以及將來可能代表民眾黨上任不分區的蔡春綢(雲林縣議會副議長蔡咏鍀之姐),都是國會裡「張家班」的成員。而由韓國瑜院長帶領著「低調」的張家班立委們,相較其他如徐巧芯、黃國昌、甚至陳昭姿委員等等的脫序演出,似乎有意無意的掩蓋了幾位張家班立委的光芒?但實際上,也讓張家班立委們成功避開了媒體鎂光燈,且伺機茁壯。

圖片來源:花蓮新聞雲

相較於韓國瑜接任立法院長的「理所當然」,本屆國民黨總召「花蓮王」傅崐萁,忽然出盡鋒頭,無論是徐巧芯的投懷送抱哭訴,或者是和黃國昌的一搭一唱,又或者是和柯建銘總召的對峙,加上花蓮震災期間帶領十七位國民黨立委,浩浩蕩蕩前往中國訪問,本屆的傅崐萁總召可說是鋒芒畢露,佔據媒體版面,本屆傅崐萁的作法,完全違反了「地方派系」一貫「低調」的從政風格,想想台中顏家、彰化謝家、雲林張家,江湖在走,大家都有一定程度的流量拿捏,甚至不需要以流量證明自己,值得玩味的是後山這家盤算的是什麼?拿下國民黨的新總指揮?還是放不下於韓總機的瑜亮情結?如果宋楚瑜「拔樁」事件再起,百年老店將迎來新一波大亂鬥。

花蓮王的張狂外露有悖地方派系的低調作風

有別於其他地方勢力的穩紮穩打和小心翼翼,在花蓮稱王的傅崐萁自從擔任立法院國民黨總召後,台灣四月三日發生了芮氏規模7.2的地震,震央在東部海域,花蓮的災情嚴重,在面對倒塌的大樓,以及求救無門的花蓮災民,傅崐萁和徐榛蔚竟然不顧災區危險,在坍塌的大樓前召開記者會,除了影響救災進度及動線,更會讓多數民眾覺得傅崐萁總召與徐榛蔚縣長,利用災情博取新聞版面,加上2018年時的2006地震,高達二十億的賑災款項被指不當挪用八億圖利特定產業,這些過往爭議事蹟被鄉民和媒體翻出來,使得今年地震後的捐款金額銳減,台灣人民對於傅家把持的花蓮縣政府,產生了極度不信任感。

在災後各方救援與物資湧入花蓮時,也不顧民眾觀感不首要盤點物資,還執意帶領國民黨多位立委前往中國參訪,當中央迅速撥發的災後重建的預算,雖早已到達縣政府手中,但花蓮縣政府卻遲遲不做分配運用,導致輿論質疑花蓮縣政府刻意「等」傅崐萁前往中國後,拖延時間讓中國的援助先行到位再做分配,有意讓民眾產生「中國政府比台灣政府的援助效率更高」的錯覺,這是什麼心態?

雖然最後,前往中國卑躬屈膝的花蓮王,只得到中國允諾的「方艙組合屋」,花蓮縣政府配合中國,將急迫的災後重建,跳過改建選項及意願調查,硬著頭皮將計畫導向「蓋組合屋」?傅崐萁這種「犧牲災民」只為了巴結中國政府的低劣做法,最終只會讓民眾對於傅家的信任瓦解。

雲林張家暗鬥VS.花蓮傅家明爭

同樣是出身「地方派系」,雲林張家的「暗鬥」、花蓮王傅崐萁的「明爭」,是否可以端倪國民黨內部的地方勢力,在立法院舞台的微妙的競合關係?國民黨內這兩股地方勢力,對比「黃國昌」、「徐巧芯」等人的張牙舞爪,「黃國昌」、「徐巧芯」這些立委,簡直像跳梁小丑。當徐巧芯委員捲入其先生「劉彥澧」家族的詐騙案難以脫身、黃國昌委員功高震主時,柯文哲主席又被檢方改列被告。當立院藍、白委員一系列的「表演」沉寂後,泛藍陣營內部的競爭,最後剩下的只有「雲林張家」和「花蓮傅家」佔據山頭了。

從雲林起家的張榮味,「喊水能結凍」的「味董」憑藉經營多年的政商關係網,和壟斷全國的農漁會命脈,且家族成員外溢六都與國會擔任要職,在本屆的立委選舉,更是以丁學忠打敗「張家剋星」的蘇治芬委員;張家這一連串的亮眼戰績,迫使同為「一方之霸」的花蓮王「華麗轉身」;花蓮王把自己推到熱搜頂峰,也成功拉高自身聲量,或許這一切的作為,都是為了與張家帝國般的勢力抗衡。

對比張榮味的運籌帷幄、張麗善面對媒體的沈著與耐性,花蓮王夫妻的好大喜功及躁進,傅崐萁在人設經營上的「政治風險」無疑比張榮味高上許多,就算花蓮王傅家在台灣後山的勢力不容小覷、即使花蓮縣議會的「正副議長」、花蓮縣執政「人口最多的四位鄉鎮市長」、議會裡「多位資深縣議員」等等,都是「傅家的人馬」,花蓮當地「傅家勢力」跨系統、跨地區進攻農會、水利會,在台灣後山也算是「農」、「水」整碗捧,但觀察大局後,會發現其實傅崐萁的能耐、格局似乎僅限於此而已,有意略過農業一把罩的雲林自己號召前往中國,其實頂多也只是被看破手腳,並沒什麼實際政績。

2026地方選舉張家已準備好

當張家班人馬陸續外溢至六都擔任要職的時候(例如台中市、桃園市);當張家班立委們因政策攻防而登上媒體版面時候,後山的徐榛蔚與傅崐萁卻因震災期間各種荒謬的行為,屢遭到輿論質疑甚至炎上,對比當年搞笑的韓國瑜在立法院「異常」的「不搞笑」?而一直默默躲在後山稱王的傅崐萁卻「異常」的「搞笑」?「傅崐萁學韓國瑜的搞笑」,就像「讓魚爬樹」一樣荒誕無稽。「雲林張家」除了在國會站穩席次、家族勢力外溢六都,張家在2026年九合一大選的佈局也早已展開,現任縣長張麗善任期即也將屆滿,若沒有意外,下屆的雲林縣長候選人將由張榮味千金,也就是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張嘉郡出馬角逐,且張嘉郡目前已接任國民黨雲林地方黨部主委,對上即將接任民進黨雲林地方黨部主委的劉建國委員,待國、民兩黨的地方黨部主委人選底定後,即為2026九合一選戰熱身賽的開跑。

從以上的佈局和態勢看來,就可以明白當時為何國民黨「必須」將張嘉郡安插於「不分區前段班」而「非投入」雲林山線「區域立委」選舉的目的了。若2026大選,張嘉郡順利當選縣長,國民黨的不分區席次遞補即可;若劉建國委員當選縣長,則雲林山線立委便面臨補選,以目前民進黨在雲林的勢力分佈,若沒有劉建國委員鎮住山線席次,雲林山線立委的席次被張家奪回的機率相當高,民進黨若失去僅剩的一席立委,如果少了蘇治芬和劉建國,加上年輕接班人才斷層,最終會讓民進黨在雲林縣,被迫走入「艱困選區」的行列。

所以2026年的雲林縣長戰局,無論張嘉郡是否當選縣長,對於國民黨或者雲林張家,都無損席次,甚至有機會「奪回」民進黨在雲林僅存的一席區域立委(山線),總而言之2026的九合一大選,對於張家而言,幾乎是「百利而無一害」。至於花蓮傅家,縱使性格是不計毀譽、為達目標不擇手段的人設,然而在徐榛蔚縣長屆滿卸任後,韓國瑜口中的「神雕俠侶」要如何延續傅家在花蓮的影響力?有別於雲林張家勢力的開枝擴葉,傅家雖然在花蓮稱王許久,但其「家族成員組織」與「培養接班人」這些關卡,傅家班與張家班比起來就顯得略遜一籌。

民眾黨耍的是馬戲團把戲

在英文裡馬戲團叫做Circus,源於拉丁文「圓圈」的意思,民主的進程得之不易,得靠策略才得以成方圓,如今的立院像是圓形露天競技場,一件件退步的法案重審或再議,都像極了血腥的競技,彷彿唯有麵包與權力才得以使政治延續,包裝的快樂圓滿才能接續販賣。生活與政治的牽掛讓我們不會有誰是局外人,若選民熱衷的追求麵包與馬戲,掩耳盜鈴,接納了民眾黨八席的表演,以及默許了國民黨新科立委總是祭出老招,那套行之有年的譁眾取寵,與他黨合作訴諸咆哮,終將是國之不幸。

作者為第十九屆雲林縣議員/地方政治工作者

留言評論
廖郁賢
Latest posts by 廖郁賢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