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哈衝突與中東地緣政治震盪

賴怡忠
864 人閱讀

十月七日哈瑪斯組織對以色列發動的「阿克薩洪水」屠殺行動,至今超過十多天,隨著以色列在加薩走廊邊界集結大軍,一場因入侵加薩而引發的新衝突也即將爆發。哈瑪斯在「阿克薩洪水」屠殺了近一千四百位在以色列的民眾,也抓走了兩百多位平民為人質。由於以色列大軍入侵加薩時,面對的會是除哈瑪斯外還有兩百多萬居民的地區。在埃及已經關閉邊界下,這場軍事行動幾乎確定會帶來另一波人道災難。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此時位於黎巴嫩南部的真主黨以及在敘利亞邊界的親伊朗勢力,也都開始對以色列發動不同程度的火箭攻擊,外界對這場衝突可能向外擴散的憂慮也日益增高。屆時中東地區在2018伊斯蘭國勢力被擊潰後暫時出現的低衝突狀態,就可能會被再度打破。

找不到完美受害者的以哈衝突

哈瑪斯此次突入以色列境內所發動的攻擊,既不是針對軍事目標,也不是單純的政治宣示,而是對當時位在以色列境內不分國籍的一般平民進行殺戮。其手段的殘忍令人髮指,對以色列來說,其可怖程度不是九一一的恐攻可解釋,反而更像是二戰納粹以滅絕猶太人為目的之大屠殺(伊朗至今還公開指稱大屠殺是偽歷史)。也因此以色列會群情激憤,也使今年以來對納坦雅胡總理諸多民主倒退作為的反對聲浪暫歇,大家都加入全國團結政府一致禦敵。

由於哈瑪斯此次是進場屠殺,而且是根據事先的標示按圖索驥,逐屋逐戶搜殺不留活口,以色列自此已無可與哈瑪斯共存的空間,因此入侵加薩的目的就是要消滅以加薩為根據地的哈瑪斯勢力,而不是如過去般將哈瑪斯圍堵在加薩境內。但因為加薩人口密集,軍事入侵所帶來的平民傷亡無法避免,幾乎就必然會出現另一波人道災難。

此外,以色列入侵加薩後為了徹底清除哈瑪斯勢力,也勢必要留在加薩地區一段時間,這對以色列來說會是另一個高強度軍事負擔。要如何能達到目的但又不會讓以色列軍隊被長時間綁在加薩走廊,會是個大問題,因此這個加薩行動對以色列來說,也是很大的麻煩。只是以色列經過這個屠殺事件後,似乎不認為還會有其他方案。

就此事的本質來看,以色列固然是哈瑪斯屠殺行動的受害者,只是其後續對加薩的軍事行動也幾乎會帶來新的人道災難。另一方面,以色列過去的屯墾區擴張問題,特別是在納坦雅胡長期擔任總理期間,對屯墾區的擴張多不予以制止。放任其擴展的結果,自然加深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包括巴勒斯坦民眾日常非常羞辱性的經驗在內,而每次衝突的發展,多是先出現巴勒斯坦組織攻擊以色列軍人或民眾,接著是以色列出動軍隊進入巴勒斯坦境內抓捕,或是對巴方展開炸射以報復首謀,但這個過程帶來更多無辜巴勒斯坦民眾的傷亡。這個互動的長期結果是讓彼此的仇恨值日益升高,以巴雙方都有一群人背負著家人有傷亡的血海深仇(但巴勒斯坦人顯然高出許多),濃得化不開的苦大仇深。

以色列中當然也有人對屯墾區政策有話要說。雖然屯墾區之後帶來更多的以巴衝突,但以色列在2005年將其加薩走廊的屯墾區完全放棄並交給巴勒斯坦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對此區域無法管束,到後來只是讓加薩地區變成激進組織哈瑪斯的根據地。

因此以色列也有人會主張,這次的屠殺與屯墾區政策導致的衝突無關,因為加薩走廊已經沒有屯墾區了。雖然約旦河西岸的屯墾區帶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民眾的衝突,但這次卻是屯墾區不存在的加薩走廊發動對以色列平民的屠殺攻擊,因此認為就是因為以色列放棄了這個區域的屯墾,失去對這個區域的經營,導致與以色列勢不兩立的哈瑪斯在該區域坐大,並以該區域作為攻擊以色列的跳板,導致這次的屠殺行為。

哈瑪斯的惡行固然令人髮指,可是以色列過去的作為也沒讓事情變得好過一些。但從任何角度看,哈瑪斯的屠殺作為都不能被容忍。知道以色列本身的作為也非純白無瑕,與了解到巴勒斯坦普遍對以色列的敵意後,可以感覺到這基本是個沒有完美受害者的道德悲劇,以巴固然身陷其中,但阿拉伯世界的惺惺作態也是問題之一。只是我們在看到哈瑪斯的犯行後,是不能將其與以色列在道德的天平上等量齊觀。但我們也希望之後的任何行動不要讓這個道德悲劇變得更嚴重。只能懇求上帝幫助我們了。

為何對加薩軍事行動無法有樂觀的理由

哈瑪斯攻擊以色列後抓了人質退回加薩走廊,面對以色列報復入侵,哈瑪斯反而呼籲民眾不要撤出。當然埃及關閉邊界,而周邊的阿拉伯國家多不願意收留巴勒斯坦難民,因此加薩居民想要走也是困難。但哈瑪斯要加薩民眾不要離開之舉,也被外界認為是有意拿加薩居民當人肉盾牌。因此說哈瑪斯是挾持加薩居民的指控不脛而走。

但哈瑪斯在2007與之後的選舉顯示,其在加薩的支持都超過六成,其支持度超過構成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體的法塔勢力。因此加薩居民是否認為自己被哈瑪斯挾持可能也是個疑問。但如果加薩民眾不撤離的理由有與想掩護哈瑪斯有關,以色列軍隊如是在這個情形下攻進加薩時,很可能會陷入市街戰,並與整個加薩民眾為敵,這會讓追討哈瑪斯變得更困難。

這個發展也使加薩軍事行動可能會變成一個長期佔領行動,這會使衝突外擴的可能性大增,特別是北部黎巴嫩真主黨蠢蠢欲動,敘利亞的親伊朗民兵勢力也可能會發動攻擊。由於這兩個組織是直接聽命於伊朗,因此這兩個組織一旦加入戰局,意味著伊朗會有深度的介入,使得以哈戰爭會外擴為以伊衝突。屆時就可能看到波斯灣陷入一片戰火。此事一旦發生,將是個高度災難性的場景。

中國在中東影響力不高,一帶一路論壇直接受影響

以色列與美方都說沒有直接證據顯示伊朗指使這次的哈瑪斯攻擊。在最近一次與台灣的智庫會議上,以方學者也說哈瑪斯因宗派理由,雖然其武器與軍訓多是由伊朗支持,但本身依舊有獨立性,不會受伊朗指令發動這個攻擊。

此外,由於哈瑪斯是用超過了一年以上的時間來計畫這個攻擊行動,因此認為哈瑪斯是因近期以阿復交之進展導致其擔心被邊緣化而發動攻擊,就可能無法解釋這個哈瑪斯行動的原因。如果哈瑪斯不是因為近期中東外交的發展,或是做為伊朗的代言人而發動這個行動,哈瑪斯的行為就無法以外交邏輯的理性來解釋。哈瑪斯無意與以色列共存,要消滅以色列的意識形態,就會被認為是主要理由了。

既然伊朗都被認為無法直接指使哈瑪斯,主張中國指使伊朗挑起衝突的說法,自然更沒有說服力。只是中國之後的作為,也讓中國陷入更不利處境。

首先是中國絕不譴責哈瑪斯,這使中國與西方及以色列的分歧更大。中國可能是為了維繫其與阿拉伯的關係,而選擇不指責哈瑪斯,將重點放在呼籲雙方停火,與譴責對平民的攻擊上。雖然中國此舉自認為是間接譴責哈瑪斯,但正因為此舉也有暗批以色列對加薩行動的意味,因此與西方及以色列的分歧更甚。

當然中國可以完全不理會是否要與西方在站一起,甚至可能為了維繫中國與中東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北京要特別展現與西方不同的立場。但當美國總統拜登前往中東與各領袖會面,國務卿布林肯在事件發生後四十八小時內立即飛往中東展開穿梭交之際,卻完全不見中國所蹤。北京也在釋放人質的談判上沒有任何角色,也無意採取行動。一月初中國推動阿伊復交的風光場面,在此次事件上卻因其不作為(或無法作為)而被戳破假象。顯然中國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是很有限的。

在哈瑪斯屠殺行動之後十天,中國舉辦「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由習近平親自出面主持,但不僅歐洲出席的國家領袖只有匈牙利與塞爾維亞,連中東地區的出席者, 埃及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也都降級參與,中東國家多在忙於與來訪的美國務卿會是美國總統見面以處理這個以哈衝突。由於中東是中國帶路倡議的關鍵區域,但有這樣的出席狀況,足以顯示中國影響力可能沒那麼大,或者是中國經濟下滑後,也開始弱化中國對外發揮影響力的能耐。

中俄伊朗亞歐陸權軸心的出場

中國在哈瑪斯攻擊事件採取的立場,加上伊朗擺出對哈瑪斯行動背書的態度,讓中俄伊朗這三方靠得更緊密。這個三方同盟在2014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 為反伊斯蘭國而與伊朗合作等議題出現合作後,隨著2022年中俄合作上不封頂的戰略宣示、俄羅斯之後攻打烏克蘭、以及2023年伊朗包庇哈瑪斯,中國也拒絕譴責哈瑪斯後,使得這個三方合作變得更密實。

雖然以哈戰爭讓沙烏地阿拉伯宣稱其將暫停與以色列談論建交一事,原先在G20提到的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可能也因此會受到影響,但哈瑪斯攻擊行動也讓沙烏地阿拉伯會更擔心伊朗勢力在中東擴大的問題。美國也可能因此再度參與中東事務。因此所謂美國因頁岩油及其他發展之故而欲退出中東的期待,應該可以休矣。

美國重新介入中東是否意味著美國放棄對印太的重視以及對中國的警戒呢?答案應該是否定的。美國派往中東的軍力與其在印太的部署無關,美國沒有抽調其印太軍力前往東地中海。反而顯示美國過去將印太、中東、歐洲分為三個獨立區域的思考,可能會調整為歐亞一盤棋。面對中俄伊朗的背靠背,印太─中東─地中海─大西洋的連線也在加強。這個局勢相當值得關注。

作者為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留言評論
賴怡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