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美國不會讓台灣被統一」是錯誤又導致危險的假設

王宏恩
2.2K 人閱讀

最近在許多無黨派的台灣選民中,開始流傳一種說法:因為中國不讓台灣獨立,而美國又會阻止台灣被統一,因此台灣跟中國交流也不用擔心被中國統一。這種說法目前也被一些人拿來當作要推動重啟服貿協議的論述之一。但是,美國真的不會讓台灣被中國統一嗎?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是反對武力破壞現狀,可沒說它反統

首先,就美國幾十年來的政策來說,並非如此。美國一直重申的是反對任何一方用武力改變現狀。因此,假如中台雙方坐下來談,然後台灣總統忽然說要來一國兩制並放棄抵抗,那此時美國政府依照他們自己訂出來的法律,是不會出兵的。然後台灣就被統一了。當然,美國可能會在之後跟中國武力衝突,而台灣照歷史來看會被捲入武力衝突(例如當年投降的國民黨軍被送去韓戰前線、西藏投降的軍警被訓練去其他縣市打抗議者),但美國出兵跟台灣被統一就沒有直接相關了。

所以,首先認為美國不會讓台灣被統一,就是個錯誤的己願他力。近幾年來,美國總統持續鼓舞盟國付出應有的責任,就已經顯示了美國政府希望的前提就是要盟友自己也努力,不是只無限開支票。假如一直秉持著「反正美國不讓台灣統一」的態度,顯示對美國政策無知、也顯示對自己行為不願負責。

講到這裡,就會有一些讀者跳到另一個極端──美國是不是又要棄台了?跟之前中美斷交一樣直接把台灣賣了?就目前美國各項法律來說,這件事顯然並不會發生。目前美國民意反對中國的程度達到44年來最高(84%對中國反感),支持出兵台灣的比例也在今年四月的民調中繼續過半,因此兩大黨都沒有對中國放軟的動機,各項增加台灣國防實力的法案也一項項通過。美國政府是靠民意做事的,而美國民意對台灣的看法,是要每個台灣人與台美人繼續一起努力的。

美國支持維持現狀,進一步得由台灣人決定

因此,假如我們大腦清醒,不要隨便調跳進上述任一個極端,我們就能看清美國對台的政策:美國支持台灣維持現狀,「假如台灣民意想要維持現狀的話」。美國對台灣的政策、支持並不是無條件的:台灣民意需要反映出有這樣想要獨立自主、維持現狀的需求。美國對台灣的期待與前提,在美國經營阿富汗跟對付伊拉克失敗之後更為明顯:就算美國想要協助扶持當地的民主與獨立,假如當地民眾都在擺爛、補助都被貪掉、甚至沒有一個合適有能、大家願意聽的領導者來協助建立法治自治,那光靠美國外部的資源跟施壓是事倍功半的,不如直接放棄。

就目前的台灣民意來說,的確絕大多數支持維持現狀,或者在條件式統獨的問題中支持獨立、也有高達三分之二的人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在這樣的民意數字下,美國自然會鼓勵支持台灣人繼續努力維持現狀、成為亞洲的民主燈塔。但是這樣的數字,是永遠穩健不會改變的嗎?並不是的。我們看到過去幾年,曾經有台灣認同大幅滑落、支持統一的比例暫時上升的變化

許多台灣人只想中美通吃,不想負責任

許多台灣人會聰明的認為,只要讓策略更聰明一點,就能輕鬆的兩面討好,一方面跟中國要讓利賺大錢、一方面跟美國繼續說自己想維持現狀。但中國跟美國顯然能夠輕易地看破這樣的詭計。就中國來說,還記得當初ECFA通過之後,中國一天到晚說「接著該進入深水區、該開始討論政治事務」了嗎?現在雖然ECFA繼續維持,但蔡政府不用喊支持九二共識、也沒有進入深水區。

而另一方面,當初服貿協議被抗議的部分原因,在於中國想要進軍台灣的出版業以及高科技業。先別提利潤問題,假如中國成功透過操弄這兩個領域,導致台灣的民意受到根本的改變,無論是透過外宣內宣逐漸讓人更支持中國、或是直接透過科技操弄線上投票與實體選舉結果,那台灣忽然出現香港的建制派大勝或克里米亞的親俄派大勝,在中國透過服貿滲透後就不會太困難了。

更別提假如服貿內容包括跟當初中國可以前往香港的單程票一樣,直接透過改變人口組成來改變民意,這就更有效率了。不幸地是,這種人口轉移大法是俄羅斯跟中國的強項,且也都是靠當地地叛徒配合才能有如此神效。當然,就算這些大政策都還沒執行,就只看目前現有的結果,各地台灣農業先契作後偷技術的故事已經多到都數不清了,而服貿或任何協定顯然並不能改變這種現象,畢竟簽了自由貿易協定的南韓也是中國說罰就罰、南韓經濟也因此更為不振。

美中對台態度差異太大,沒有什麼等距問題

而對於美國來說,美國也正是早知道可能有部分台灣人會有這種投機的心理,過去才始終維持策略性模糊。假如美國一開始就直接說無論如何百分之百協防台灣,甚至直接派兵跟高科技武器來,那麼台灣就享有了主動權以及資訊不對稱,美國則會顯入道德風險,對於想要賣台的台灣人來說,這樣反而可以跟中國喊到更高的價格來賣,包括民意以及美國武器資訊(詳細的數學推導可以見這本書)。

更簡單的來說,中國的目的是要併吞台灣,而美國並無併吞台灣的意圖,因此各種「中美等距」的論述都從第一步就錯誤,而各種對比「為何跟美國可以、跟中國不可以」的話術也都只是在幫中國說項而已。

但話說回來,無論美國在哪種前提下會願意幫台灣,或許台灣人都應該先問自己:到底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假如非要美國無條件支持才願意挺台灣,這是不是太己願他力了呢?假如自己一開始就希望台灣是可以繼續維持民主自由、有朝一日可以像其他國家一樣自由決定要用什麼國旗、用什麼國號(例如最近澳洲、紐西蘭都在最近幾年公投換國旗,其他國家沒有人反對此事、畢竟這是私事),那是否第一步就是要在民意以及政策上充分表態,對於可能降低民意與自主的境外威脅先採取比較謹慎、比較防禦的態度以及做法呢?畢竟,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留言評論
王宏恩
Latest posts by 王宏恩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