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下的感動,保守中的維新──東京奧運開幕了!

陳威臣

2020東京奧運終於還是在7月23日晚間,在日本天皇德仁的宣布下正式展開,這個史上首次因疫情延期的奧運會,主辦國日本背負著不能搞砸的重擔,以及國際局勢下不得不辦的壓力,期間還風波不斷。

2020東京奧運終於在2021年7月23日晚間正式開幕。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而武漢肺炎疫情的不斷延燒,除了讓東京奧運硬是被迫延後一年,直到奧運舉辦前一個月,東京好不容易降溫的疫情卻又燒起來,逼得日本政府只得在7月12日第四度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實施時間到8月22日奧運結束後。

這樣的決定不但迫使東京奧運最終決定採取無觀眾比賽方式,民眾對於東奧的舉辦信心盡失,甚至反對聲浪不斷,擔心大批外國運動員抵達日本後,順便將病毒帶進來,讓已經飽受武肺肆虐的日本,更雪上加霜。

不受祝福,但得完成

根據東奧舉辦前的民調顯示,超過六成以上的日本人反對奧運如期舉行,而菅義偉政府的支持度更是降到低點,不少自民黨政治家都憂心忡忡,認為東京奧運若沒處理好,將會危及10月的眾議員選舉。而東奧組委會事務總長武藤敏郎,在7月20日的記者會上,甚至表示東京奧運不排除在最後一刻宣布取消。

如此嚴峻的情勢,導致日本已投資2兆日圓的經費,幾乎化作烏有,差點辦不成的東奧,成為日本的燙手山芋,最終連觀眾都無法進場,相關的開銷更加拮据,就連原本以參賽各國的特色,製作成精美和服迎接東奧的計畫,也悄然消失。

等於說日本期望藉由奧運的舉辦,能夠一掃311大地震的陰霾,進而提升日本人的自信,重現1964年東京奧運自廢墟中站起的榮光,如今全都落空。然而對日本人而言,暌違57年的第二次東京奧運,即便面臨著悲情,卻有著不能輸的壓力。也因此,在開閉幕儀式得要縮減規模及預算的狀況下,還能保有日本人所自豪的創意及感動,自然是考驗著東奧組委會了。

這項艱巨的任務,便落在創意製作團隊上,然而這一條路似乎並不順利,包括出身電通的佐佐木宏,在創意討論會議上居然提出請知名搞笑藝人渡邊直美扮成豬的構想,慘遭其他成員打臉,遭流出後也引發一片罵聲,最後請辭謝罪。

更慘的是東奧開幕式前一週,擔任開閉幕式音樂製作的小山田圭吾,曾在音樂雜誌上自爆曾多次霸凌同學,此事被掀出後引發眾怒,小山田也在開幕式前4天請辭退出創意製作團隊。緊接著擔任總導演的小林賢太郎,也因搞笑藝人時代,曾經演出反猶太人的橋段,在開幕式前一天被解除職務。

這些風風雨雨多少也代表著過去日本的保守思想,男女不平等以及一般人對歷史與國際情勢的認知缺如,導致如今舉辦奧運時,與奧運憲章想要呈現的平等理想,有著相當的牴觸。

即便如此,當開幕式開場後,長達三個半小時的活動,日本展現出來的,卻是一掃先前的陰霾,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下,發揮了日本人擅長的創意,不但可以看到古老日本的歷史與傳統庶民生活,也有現代日本的動漫電玩等元素,以及最新科技。

可以說,這場文化饗宴,所展現出的是貨真價實的日本文化,也傳達出後疫情時代人們重拾原本生活,以及世界和平的渴望。探究整個節目的表現,更可看到日本人的細緻,像是第一段表演中,每一位舞者的臉上都畫上十字,這是代表著團結,而遍佈會場的紅絲線投影,則是日本的翻花繩意象。

由日本知名女星真矢美季領軍的表演,不僅有源自江戶的「町火消」(江戶時代的消防隊)與傳統木工職人,還找來世界頂級的踢踏舞者熊谷和德表演,可以說是融合傳統與現代,而這段表演的最後展開了每個直徑達4公尺的木製奧運五環,使用的木材更是來自於1964年東京奧運時,各國選手在日本所種下的樹木。

至於選手進場時手舉牌不但是日本獨霸世界的漫畫風格,使用的音樂更是讓人驚艷,因為全是經典電玩樂曲。1980至1990年代,是日本電玩事業的全盛期,對於成長於這個年代的人們,相信並不陌生,即便後來出現了許多競爭者,但日本電玩仍佔有一席之地,而這些膾炙人口的電玩主題曲,像是勇者鬥惡龍、魔物獵人、音速小子、劍魂、Final Fantasy(舊譯太空戰士)等,在各國選手進場時響起,瞬時成為話題。

而進場後的表演,包括向日本老牌綜藝節目「超級變變變」(全日本仮装大賞)致敬、並且加入現代AR意象的奧運50象形符號表演;由日本電信電話NTT與英特爾合作,動用了1824台無人機的空中表演,讓國立競技場上空出現巨大的地球,令人驚艷,感動了許多人。

至於由搞笑藝人劇團一人、奧運花式滑冰金牌得主荒川靜香擔綱的橋段,那個舊式太空中心的場景,與1964年東京奧運的時空相呼應,畢竟當年正好是人類太空發展的發端,以這樣的方式來致敬頗具創意。接下來由歌舞伎市川海老藏與旅美日籍爵士音樂家上原廣美的合作,更是東洋與西洋融合、傳統與現代的合璧,堪稱一絕。

融和傳統與現代的日本精神

這樣的節目安排呈現出日本的各個面向,細節上也發揮許多巧思,可以看到日本人細膩的手法,以開幕式的高潮聖火入場來說,聖火台以日本聖山富士山為意象,而聖火則是由奧運金牌得主吉田沙保里及野村忠宏持入會場,而接下來王貞治、長嶋茂雄及松井秀喜三位棒球傳奇球星、處理鑽石公主號武漢肺炎疫情的醫療人員、來自福島災區的小朋友們,背後都代表著各自的意義。

而最後一棒則由日本網球名將大阪直美擔任點燃聖火的任務,其實除了大阪直美,像是日本隊掌旗手八村壘等選手,與傳統的日本人不同,已有非常多混血日本人在各個層面展現能力,甚至於像三對三籃球的馬瓜.史蒂芬妮,父母親來自於迦納,但全家都歸化日本籍者所在多有,而這也是未來的日本人圖像,代表著一個包容的日本。

雖然外界並不看好,但日本還是努力的完成了奧運開幕式這一艱難的任務,在保守的社會中逐漸突破,維新日本,已長達一年多的嚴峻疫情當中,著實讓人感動。不過讓台灣人驚喜的,是在入場時的順序,以最大的安排與中國區隔,而且NHK主播和久田麻由子,在台灣入場時稱「台湾です」。

事實上日本在進行體育轉播時,大多會稱「台灣」而非「Chinese Taipei」,這已是多年以來的習慣,主要的還是因日本與中國建交之後,因不承認「中華民國」這個國號,所以日本政府便稱呼為「台灣」,筆者1988年漢城奧運(現稱首爾)伊始,即開始以NHK的衛星放送來收看奧運轉播,當時NHK的主播即已稱呼台灣了。

這幾年台灣人逐漸覺醒,也多自稱為「台灣隊」,不過仍有少數媒體與政治人物還是慣用「中華隊」或是「中華健兒」,雖說「Chinese Taipei」是迫於國際政治下的產物,然而自稱「中華隊」不但與事實不符,還會讓外國人搞不清楚,因此也應該是正名的時候了!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