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熙媛們離鐵籠鐵鏈有多遠

盧郁佳
14,956 人閱讀

女星徐熙媛再婚,母親黃春梅發文「不要強(搶)我的女兒、兒子」,喧騰一時。似乎是警告女婿韓星具俊曄,不准搶走徐熙媛。但黃春梅何時有了兒子?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後來黃春梅表明,怕徐熙媛的兒女隨父母搬去韓國。平淡中見驚悚,原來在黃春梅心目中,徐熙媛的孩子不是徐熙媛的孩子,而是黃春梅自己的孩子。她是警告徐熙媛不能搶她的孩子。

不是關心孩子的福利,是主張「是我的,不要搶」,自戀的佔有慾。

沒想到續集更恐怖。

近日〈王偉忠賀大S閃婚 應先搞定汪小菲〉報導中廣董事長趙少康喜迎王偉忠開節目,對其前經紀藝人徐熙媛再婚,王偉忠說給予祝福,認為是人生往前跨了一大步,但他跟徐媽一樣身為長輩,都會把事情想得更遠,希望大S能先搞定汪小菲跟兩個孩子。

接著王偉忠反覆勸告徐熙媛,一切應以孩子的未來為重,彷彿暗示再婚會毀了孩子的一生。而讀者卻看不出孩子有何危險。

儘管模糊其詞,仍被留言砲轟「婚都離了還管人家,難道要徐熙媛替汪小菲供個長生牌位」。逼得報導刪去相關字句,又把「搞定」一詞改為「處理得一切圓滿」,唯獨新聞標題殘留「搞定」二字。雖消失於內文,問題本質不變,究竟王偉忠主張徐熙媛怎樣才叫「搞定汪小菲」、「處理圓滿」?

遠兜遠轉不敢說出口,可能性之一,就是替汪小菲抱不平,自任法官,判女人離婚該把小孩「還給」前夫。威脅如不遵命照辦,就是毀了孩子的未來。

話一說白,委實驚悚。不相干跑來越俎代庖的人多了,但主張孩子留在母親身邊就是誤了孩子,請問他憑什麼認定徐熙媛不適任母親。原來去年11月徐熙媛離婚,王偉忠宣稱與汪小菲也有交情,知道汪小菲其實很難過,因為捨不得孩子,捨不得這段過程。

12月汪小菲發文想念女兒,中國網友認為奶奶(汪小菲的母親張蘭)應該也很想念,建議汪小菲「要回來吧,我們內地三觀比較正」。

徐熙媛再婚,聲明孩子的爸爸永遠是小菲,她永遠把孩子擺第一。許多中國網民忘了前一秒還在罵汪小菲外遇,指「愛國心強烈的汪小菲,可能無法接受兩個小孩改叫具俊曄爸爸」,「要是大S嫁給了韓國人,那就把汪小菲的兩個孩子送回北京吧」。逮到機會報冬奧韓服、韓選手批供餐簡陋、到判韓犯規等爭議之仇,拿汪小菲做出氣的幌子,這批網民要拆散外國母子來成全自己的愛國,口氣之正義凜然,世間難見。其實近日汪小菲直播,透露每天跟女兒視訊。根本不用網民替他討伐邊疆叛亂。

可以醒醒嗎。沒人要汪小菲問過徐熙媛同意才可外遇,那麼張蘭想不想孫兒女、汪小菲接不接受小孩叫具俊曄爸爸,應該徐熙媛去思考自己如何犧牲配合嗎?是張蘭、汪小菲要靠自己接受。沒人問小孩接不接受沒有媽媽、徐熙媛接不接受小孩搬去北京,已經一堆網民挑唆汪小菲搶小孩孝敬母親,就是社會現象,信仰公婆先天有權持有小孩。徐州八孩之母事件,只能發生在這種環境,容許視女人為洩慾與傳宗接代的工具,掠奴者的福利優先於小孩的福利。

《自由亞洲電台》〈中國拐賣婦女現象深層分析〉報導2011年冬,紐約人權組織「中國婦權」解救被拐婦幼,去安徽大別山三次,才見到19歲的鄧露榮抱兒子躲柴堆,一句話也不說。兒子眼睛發炎,已全盲。成群村民包圍救援者,不准曝光犯罪。報案,派出所也不理。

原來她老家在安徽農村,父親棄養,13歲時被教師強姦,14歲,叔叔把她賣給中年男人為妓。每天讓村中老小嫖一次20元,五年來男人收的錢蓋了房子。她受不了眾多男人虐待,躲到山裡睡草堆,偷吃莊稼。但每次還是回家,就為看兒子。

公婆、村民、警察、醫生、民政部門、計生辦、街道辦事處、鄉政府、村委會,整個拐賣利益鏈,相信小孩是夫家財產,不應歸屬他的母親,這種信仰就構成了囚禁婦女的鐵鍊和鐵籠。婦女被拐賣不能跑,跑了就一輩子看不到孩子。社會輿論不怕媽媽看不到孩子、孩子想念媽媽,反而全心擔憂爺爺、奶奶和爸爸不開心。網民就煩惱張蘭想念孫兒女怎麼辦,以後孩子叫別人爸爸、汪小菲怎麼辦,進而教唆汪小菲搶孩子。思路與拐賣同出一源。

獨裁者視全民為其私人財產,群眾的生命、財產、自由,全憑獨裁者的好惡處置。在極權之下,父母同樣視兒女為財產,兒女的婚姻生育,須以服務父母的需求為主。兒女的兒女,當然還是祖父母的財產。不但媳婦不是人,連孫兒女也只是聽憑祖父母發落的物件,張蘭、黃春梅很覺得自己說了算。

但在民主社會,就得跟孩子的媽商量,跟孩子商量,尊重對方是個人。

王力宏返台探視李靚蕾的孩子,因為帶了助理而被擋在門外。讀者不懂為何嚇到李靚蕾驚恐萬狀,一科普才知有許多案件,「搶小孩」不只是上法庭,還有人動手搶。

2019年,新北市的葉小姐控訴,分居的丈夫、公公一群人衝到放學的幼稚園搶走兒子。老師追上去抓人,頭髮被扯,胸、腹挫傷,驗傷要告。父子直奔機場飛泰國。葉小姐獲幼稚園通知,也趕到機場報警,不滿警方推給移民署,移民署推給航警、專勤隊,晚間9點才知小孩已出境。葉小姐說:「我超無助的,我說『我跟你講他真的在機場』,你們不相信,只相信跟他通話。」丈夫臉書聲明商議離婚,談好小孩隨他住泰國,寒暑假回台。去年7月將兩個小孩交給妻子,被扣在台灣,無奈才把小孩帶回泰國。然而,假如妻子真擋著不讓丈夫見小孩,丈夫該做的是談判、不成再提告,不是拐騙、強搶。但丈夫、公公卻相信他們有此特權,警方也護航其潛逃。

有丈夫支開妻子,一天內帶小孩搬家消失,不准妻子上公婆家探望小孩。有前夫約在街頭見前妻和兒女,帶一車人突襲,抱走小孩就上車消失。許多案件都表明警方與前案同樣態度消極;即使纏訟多年,前妻未能討回小孩。眾人勸她認命等小孩長大,但小孩已被夫家洗腦「你媽不要你」仇恨母親。

這是司法看不見的性別暴力。臺灣和極權國家的差距,應該是司法不允許,社會也不允許這種暴力。

奈良美智作品、blythe娃娃、卡通《飛天小女警》等各種大眼娃娃的前身,美國畫家瑪格麗特.基恩(Margaret Keane)幼年耳聾,從對方的眼睛觀察他們想說什麼,專門畫大眼睛、憂傷孤寂的受虐孩童。她嫁給房仲,丈夫賣她的畫,自稱作者,成為1960年代最紅的藝術家之一,安迪.沃荷大讚他超棒。丈夫威脅她封口,她自我安慰說,至少讓大家看到了她的畫。

瑪格麗特1965年離婚,又到1970年再婚,才敢揭露她是幕後作者。報社安排兩造當眾對質,前夫臨陣脫逃。1986年她對簿公堂,法官要兩人當庭作畫接受鑑定,前夫喊肩痛拒絕,瑪格麗特一小時內畫完,勝訴。

瑪格麗特.基恩的悲慘遭遇,令人迷惘憤怒,無法想像現代還有這種事。然而看到女星再婚竟然觸動父權社會的敏感神經,又感到瑪格麗特.基恩幸運無比。中國拐賣婦女救援者姚誠估計,三十多年來應有三百多萬人被拐賣。三百萬個鄧露榮不如徐熙媛有條件保護自己,怎麼向全利益鏈不請自來的法官們解釋,孩子是她們的?瑪格麗特可以當庭再畫一幅,女人可沒法當庭再生一個。

而就算生了又怎樣。在父權眼中,女人無非是公婆、爸媽的代理孕母,只有責任、沒有權利。就算沒被拐賣,如果一國的司法、輿論爭相幫丈夫搶小孩,就算妻子跑得了,小孩也跑不了,當然丈夫就放心搞外遇、家暴,公婆爸媽也沒意見,這還不是地獄嗎。當然丈夫在動手毆妻、外遇前,都該知道有後果,很可能就是小孩叫別人爸爸。

王偉忠說:「公眾人物做一個決定,都不是自己能做決定的,全部要看媒體的報導,可能會干擾很多,所以她(徐熙媛)必須要很冷靜處理。」說得太好,所謂干擾就包括他自己的發言。眾多讀者留言抗議,替他畫下紅線,捍衛了女性權益與民主平等。

臺灣的徐熙媛們離鐵籠鐵鏈有多遠,很多時候不在她是否有名有錢有保障,而在司法、社會、親友是否相信女人有權利,女人是否相信自己有權利被當人看。臺灣更好或更壞,每個人,每一天,都在做出決定。

留言評論
盧郁佳
Latest posts by 盧郁佳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