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從海外看台灣

孟買春秋

經過兩年,我和丈夫終於回到普羅旺斯的家,離開台北時對台灣之外的疫情世界忐忑不安,畢竟過去一年多台灣彷彿世外桃源,不知疫情為何物。然而抵達南法十多天之後,緊張的心情似乎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令我無比驕傲的台灣人身分。

作者普羅旺斯的友人對台灣防疫讚歎不已。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台灣是綠區國家

離開之前我仔細研究了入境法國的規定,台灣是綠區國家,只要打了兩劑法國認證的疫苗,下載一張健康聲明簽字,即可入境法國。抵達法國之後,持台灣的疫苗卡,外加健保快易通上的疫苗序號,就可以到法國藥局取得認證條碼,我猜測這個法國條碼在歐盟可以通行無阻,雖然我沒有打算去其他歐盟國家。

通關時我緊張地呈上所有文件,海關人員看了一眼疫苗卡只對登機證上的出發地TPE 感興趣,問我那是什麼城市,我答道台北補充台北在台灣。聞言海關人員複述了台灣,然後豎起大拇指。當下的驕傲,難以形容。

打什麼疫苗可以出國?我打的是AZ,如果我打的是高端,會有問題嗎?高端疫苗問世不過兩個月,其他國家不可能承認,但這是入境法國的障礙嗎?因為台灣是綠區國家,即使沒有施打疫苗,只要有 PCR 陰性證明,一樣可以入境而且無需隔離,不會有人問你打過什麼疫苗。想要進入餐廳美術館公家單位需要疫苗條碼,但如果不打算進入此類機構,無需疫苗條碼一入境就可以趴趴走,包括去超市和農民市場。

在風景如畫的普羅旺斯讀著台灣新聞,反對黨幾乎像是沒有明天似的竭盡所能污衊高端疫苗,讓我萬分沮喪。高端尚未被其他國家承認是事實,但這是一個全新的疫苗,我們要如何要求其他國家在疫情仍然嚴峻的今天,放下一切來認證高端?

台灣即使想成為世衛組織的觀察員都不被允許,卻有人要求高端立刻被認證,我對某些台灣人井底之蛙的見解感到無限悲哀,難道他們以為台灣是跟歐美一樣的強國可以為所欲為?別忘了這個地球上只有15個國家承認台灣。而這個把台灣守成疫情綠區國家的政府,竟然被反對黨形容得如此不堪。

在我們普羅旺斯的家方圓數十公里內,就我所知沒有台灣人,英國丈夫菲爾與我路透社記者的背景,還有我台灣人身分的異數,我們總是定居南法各國友人聚會的座上賓。此次回到普羅旺斯,朋友們對台灣的認識讓我十分驚訝。

台灣成就外人皆知

台灣成功防疫顯然眾所皆知,過去十多天我們幾乎隔天就受邀參加聚會,沒有例外我總是話題焦點:台灣是怎麼做到抵擋病毒?不可思議!我不厭其煩從羅一鈞睡不著說起,到口罩政策,到今年五月疫情爆發,到屏東如何抵擋Delta病毒,到兩個月之內全台控制疫情,眾人無不嘖嘖稱其奇。

我最常說的是,台灣在國際組織不被承認,因此我們特別有求人不如求己的精神,我們知道中國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因此好的政策就會配合,否則我們會立刻被敵國併吞,因此我們戴口罩我們勤洗手,是一種同舟共濟的情感。

如此敘述時,我總是慷慨激昂到菲爾要我冷靜下來,但也總是感覺到朋友們的心有戚戚。然而不僅是我,菲爾也總是語帶驚訝跟朋友描述陳時中如何天天開記者會開了幾百天,應付我們認為十分無知的某些記者,從不被激怒,總是和顏悅色。

真希望我們有跟台灣一樣的部長,不止一位英國朋友如此感慨地說,看看我們有多少死亡案例,我們的衛生部長疫情期間在他的辦公室搞不倫戀搞到下台!

令我感到悲傷的是,如此傲人的成就人人稱羨,因為防疫成功讓台灣能見度快速上升,為什麼在國內有人日復一日詆毀台灣的防疫成就?為什麼他們認為台灣一無是處?我帶了實名制口罩送給朋友,即使是最普通的粉紅色綠色都讓他們羨慕不已,因為他們只有藍色的口罩。

幾十年來台灣身為國際孤兒的自卑,在過去幾年已經漸漸消失,而在疫情期間,我認為更應該將之完全拋諸於腦後。不要低估台灣在國際間的印象,我常想自己在工作上的心態,也許就是台灣的縮影。

我這輩子唯一做過的全職工作是路透社,當年因為跟隨菲爾的工作離開路透社時,我充滿惶恐不安,因為我不知道離開安穩的路透社我還能做什麼,外面的世界是多麼險峻啊!然而離開之後,我才發現路透社的經歷是如何珍貴而且被人肯定,為什麼我會感覺自卑無法在外面的世界存活?

這就是我最大的感觸了,台灣是如此小的一個國家,中國如此之大,我們要如何抵抗?要像台北市長柯文哲說的,力量不夠大就不要大小聲嗎?或是如國民黨不戰即降天天向中國輸誠?

不是這樣的,台灣在許多外國人眼中是一個有自尊努力追求自我的島嶼,而且創造了各種奇蹟。台灣在國際的地位,比我們想像的要重要許多,那些一味扯後腿看輕台灣的言論,不值一顧。身在歐洲朋友來自四面八方,我深深如此認為。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