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高虹安落選,清除政黨利益交換和認知作戰!

黃涵榆
391 人閱讀

今年九合一選舉因為高虹安的存在,讓選舉的戲劇熱度暴增。因為高虹安的種種陸續被揭露,台灣選民每天都有看不完的戲,驚奇感十足,既感到憎惡,又深受吸引,每天沒有來杯高虹安三合一咖啡好像少了什麼樂趣。

從事實面來說,這場新竹市長選舉約莫是和台北和桃園並列最受關注的選舉。然而,我們不能只是把它當成一場荒謬劇或粗俗不堪的肥皂劇,而必須深刻理解它所糾結的複雜面向,否則選舉結果還沒有底定,我們就已經先輸了,輸掉台灣的民主和未來!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專頁

目中無人無法、演很大的高虹安

儼然已成為全國民眾關注焦點的高虹安(這也許充分滿足她不計代價招引目光的慾望),成為公眾人物不過短短三、四年的時間,充分讓台灣人見識到一個四十歲不到的「高級」知識份子言行可以多走鐘,可以多目中無人無法。新竹並不是如高虹安說的是是非之地,她自己才是是非之人。

你會如何用一句話形容高虹安?我會用“Everything goes wrong”。(不知道徐巧芯對這樣的英文有沒有意見?)涉嫌論文抄襲、未經報備利用公出時間讀博士學位、違法兼職等都已被舉發,正在調查階段。

哪裡有資源哪裡蹭,而且不是光明正大地合法使用資源。現在又被前助理舉發利用人頭助理詐領薪資、私設公積金和挪用助理加班費和加薪作為私用、訂定內規罰錢,連立法院發的公用三合一咖啡包都要搜刮回家。

繼日前「身心俱疲」住院打點滴演很大之後(捨新竹各大醫院大老遠跑去三峽恩主公點滴打到一半插著針管跑去竹北掛「楊文科」,露手臂給拍),現在又被跟車而報警,令人擔憂她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高虹安絕對有理由「身心俱疲」,因為她猛開記者會,但是沒有真的釐清什麼,反倒是碰到類似「為什麼助理薪資申報五萬元實領零元」的問題轉頭就走,上一堆直播節目,繼續強詞奪理,和吳子嘉、柯文哲合力散佈「沈慧虹求官」的謠言。

她開的記者會和直播千篇一律跳針民進黨側翼和國家機器抹黑。民進黨有那麼厲害,選情還會這麼緊繃嗎?最好是質疑和批評過高虹安的人,包括林耕仁、陳揮文、邱毅、黃智賢、《鏡週刊》等等,都是民進黨。高虹安演了這麼多粗俗不堪的肥皂劇,當然「身心俱疲」!

理工女和她的sugar daddies

筆者關注選舉和參與公共事務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看過候選人在政見發表會上秀出和大老闆的合照,高虹安做到了。如同她那本《面試郭台銘》,她在政見發表會的舉動無異於公然調情,炫耀她和郭台銘、財團的親近關係。她還說她只有兩個老闆:郭台銘和柯文哲。

的確,高虹安一路走來,又能夠在初出社會就拿到令人稱羨的科技業主管和立委職務,都有「老爹」們的賞識和加持。她的這些言行除了不把選民當頭家、視選民於無物之外,更充分顯示對於父權(或父親形象)的仰望、欽羨、依賴和屈從。

她跑去和館長直播取暖的時候,說自己被柯文哲「勾上」,從「媒人」變「新娘」。她用這些譬喻不知道是因為看太多中國宮廷劇,還是有什麼深層的性暗示,讀者自行腦補。

她還在育兒政見宣傳片上用剪接的方式和郭台銘合體,用斗大的「傳宗接『待』」當背景,把生兒育女當成是為了傳宗接代,不僅徹底否定和踐踏新生命的尊嚴(養兒育女是要讓他們能夠快樂有尊嚴地活出自己的人生,傳什麼宗、接什麼代呀?),把女性物化成為延續父權宰制的工具,其根深柢固的父權意識形態和壓迫,著實令人「膛」目結舌。

平庸的邪惡

各位女性讀者,或是各位重視性別平權意識的男性讀者們,你們可以接受這樣物化女性的候選人治理一座城市嗎?說來悲哀,對性別和人性的尊重普世價值觀,從來都不曾出現在高虹安、柯文哲這樣的政治人物身上。

高虹安在面對所有質疑的時候,言詞閃爍地把一切推給「前任」立委,又說不出是到底是誰,好像別人怎樣我也怎樣都沒關係,完全沒有法治的觀念。

現在又傳出黑白兩道都在找爆料的助理,高虹安自己嘴巴講配合司法偵辦,卻是四處曝光散佈消息,形同串供滅證,干擾司法偵辦。連號稱勞權女神的賴香伶也原形畢露,責怪吹哨者沒有循「正常」申訴管道(那顯然意謂著私了,都已經有違法的問題,還要私了?),甚至說有人還要靠柯文哲當官,不可以這樣。

這些言行顯然完全沒有道德和法律意識。民眾黨是一個什麼樣的政黨和環境,使得這些政治人物會有這樣的言行?柯文哲甚至說「理工女一定不會犯法」,這是什麼邏輯?恐怕是玷污了「理工人」這個身份標籤,也充分顯示對於人文學科的鄙視。

類似高虹安和柯文哲這樣的人都持續以自己自私、妄想的框架在看世界和對待他人,所作所為都在維護自己的利益,甚至可以認已扭曲和否定現實,不符合那套框架的就是仇敵,就必須被清除。

筆者不清楚柯文哲算不算他自詡的「科學家」、高虹安算不算貨真價實的「理工女」,以及理工科的朋友們怎麼看待,但是我很清楚他們容易讓人聯想到艾希曼,以及他所代表的「平庸的邪惡」(the banality of evil)。

根據鄂蘭的觀察,類似像艾希曼這樣把數百萬人送進毒氣室和焚化爐的納粹戰犯,不需要是什麼窮凶惡極的人,不需要有什麼惡魔般的動機,他們就是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平凡、自私到令人毛骨悚然。

他們寄生在一個講究效率的官僚體系,一步一步往上爬。他們滿嘴空話,無法思考,也無法同理和同情他人。艾希曼在法庭上都還堅稱不認為自己做錯什麼!柯文哲、高虹安、也別忘了侯友宜,不都是這樣的人?

露出醜惡真面目的柯文哲

柯文哲這陣子應該已經知道事態嚴重,每每面對記者追問有關人頭助理和立委助理薪資支付黨團和黨部運作,若不是要其他人代打就是言詞閃爍手發抖:「我又沒去立委辦公室串門子,我怎麼知道那邊發生什麼事?…不會犯法的啦!啊我到底要說什麼…」

根據吹哨者作證,每名立委虛報一名助理讓他們為黨團工作,等於是為民眾黨工作,利用稅金養民眾黨,這些柯文哲都知情。至於涉案程度多深,要負擔多大的法律責任,還有待檢調釐清。

對照他先前抹黑「蔡總統身邊的人都貪污」,事後又說開玩笑,一點歉意也沒有,對照他曾高傲地說「下屬貪污,長官不可能不知情」等等猶言在耳,對照現今這般狼狽,令人感慨緣起緣滅之無常。

清除政黨利益交換和認知作戰

蔡壁如說她餘生的願望是把柯文哲送進總統府,柯文哲自己在2016年1 月號的《台大醫訊》提到中國也希望他選,他前前後後到中國十八次,過程和內容完全沒有公開,還有最近這些貪瀆相關的事情,恐怕都是他下台之後必須面對的。

高虹安的暴起頗有當年的韓流之姿,她不過是柯文哲政治盤算的一個工具,最有機會讓柯文哲和民眾黨以立院模式繼續寄生地方政府,整個新竹市政府都會是高虹安辦公室。可怕的是,這時候高虹安掌控的預算已經不再只是一個立委辦公室的助理薪資。

林耕仁停火和國民黨籍副議長挺高虹安說來不令人意外,做實柯文哲和國民黨之間密商的棄保和政治利益交換。為什麼是新竹市(加上桃園市)成為選戰中的重中之重,背後的中國因素恐怕水很深。

高虹安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李傑是中國千人計劃的一員,他和高虹安從論文到後來鴻海的發展有密切關聯,以及民眾黨從未透明化的資金網絡,從泛藍名嘴、網軍、各媒體一路吹捧高虹安,包括幫她洗白,把一切歸諸民進黨和國家機器抹黑,諸多手法都看得出來是有系統的認知作戰。

高虹安,膨風安,中國安,台灣人不安!我們能夠接受這樣一個人治理攸關台灣高科技產業的城市嗎?我們能夠接受民眾黨和國民黨之間私相授受打假球、搓湯圓棄保、玩弄選民嗎?

我們能夠接受一個勝選只是為了實現財團願望的市長嗎?我們能夠繼續放任民眾黨寄生國會和地方政府嗎?或是讓高虹安落選,讓民眾黨「有機會」清理門戶,重新學習成為一個真正認同台灣、公開透明且以民為念的民主政黨?

台灣需要的第三勢力不像高虹安和柯文哲這種只顧蹭利益、只會剝削下屬、物化女性和挑撥仇恨民進黨的人!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