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世界的民主台灣──吳叡人京都演講紀實

陳信仲
908 人閱讀

正值梅雨季節的七月,在京都的溽暑中,由京都大學「認識台灣」委員會邀請了中研院副研究員吳叡人老師舉辦了兩場講座,一場是談論史明與連溫卿的台灣政治思想史論文;另一場則是與石垣島和日本國內的社運人士與知識分子談論如何在東北亞的地緣政治格局當中追求自決與和平。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他人對台灣認識不足,我們對周遭也所知有限

然而無論是哪個主題,要向日本社會說明都是不容易的事情,何以如此?事實上,日本社會對於台灣的認識都不夠全面與深刻,換言之,除了台灣料理或者唐鳳那樣傳達台灣民主多元的樣板之外,台灣史甚至近十年來台灣的發展,都必須要重頭開始解釋起。其實這樣的認識不足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我們可能也對周遭鄰國的歷史與近十年來的發展知之甚少,對於這些國家多半也只有表層而刻板的印象。

本來這樣的現象也是尋常國家裡人民的世界認識,可是補足這樣的認知差距,從近期東北亞的局勢發展看來,卻可能是當務之急。以近期沖繩民間人士舉辦的「別讓『台灣有事』發生」的「沖繩對話計畫」為例,由於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出的「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口號,導致許多沖繩人民陷入「被台灣捲進戰爭當中」的恐懼,甚至也有怪罪台灣「過度親美」、「挑釁中國」的聲音。也因為對台灣認識不足,雖然說是要跟台灣「對話」,邀請的卻都是台灣的親中統派與投降派,他們在會議上的發言不是污衊蔡英文政府「過度親美」導致戰爭的老調重彈,就是拿沖繩歷史「教訓」台灣人(諸如:台灣人就是不了解沖繩「地上戰」的慘重死傷才輕言備戰云云)。兩地的誤解,正拆散東北亞民主陣營的團結局勢,而這正是善於「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中國共產黨所樂見。

為了釐清這樣的誤解,本次於京都舉辦的「認識台灣」講座發揮了重要的功用,因為這場講座不僅是面對日本的學界,也同時對日本的公民社會開放。第一場講座追索史明和連溫卿的思想軌跡,讓日本學界與社會認識台灣追求自主、追求身為一個人的自由渴望。第二場講座則引發了熱烈的討論,日本進步派及沖繩人熱切想知道的、台灣在當下的局勢當中所採取的立場,吳叡人老師給予了立場堅定的解釋與回答。

民主化之後台灣,太陽花學運是反侵略高潮

首先,吳叡人老師從太陽花學運開始述說,他向日本聽眾說明了九十年代以降,台灣民主化以來不斷受到中國的威脅,直到太陽花學運前升級為「買下台灣」的經濟侵略,以及台灣公民社會的群起抵抗。用太陽花以來的十年史論證中國對台灣的侵略,以及台灣遭受的危機,並「邀請」聽眾來台灣體驗中國的戰鬥機與偵察機每日盤旋上空的日常。

接著吳叡人老師以政治經濟學分析現下的新冷戰態勢:中國趁全球化發展之勢,以民間資本偽裝國家資本併吞、收購乃至盜竊他國的技術與產業,並且收買各國媒體散播假資訊,透過一帶一路實行侵吞開發中國家領土的新帝國主義行徑。中國惹毛了全世界,引發世界性的圍堵,卻將這樣的態勢怪罪於台灣是毫無道理的。美國對於東亞的策略轉換,是中國對香港與維吾爾的人權迫害以後徹底介入的,這完全是中國自食其果,孤立於世界的習近平,為了要突破世界圍堵造成的國內困境與財政危機,即將走上戰爭的道路,以日本史為譬喻的話,現在的中國,就是1930年代滿洲事變前夕的大日本帝國。

「他力本願」非台灣人正途

最後,關於日本進步派念茲在茲的沖繩問題,吳叡人老師也表明了看法,在國防安全上,台灣人並不願、也無意「他力本願」地倚靠他國救援,面對中國的領土野心與武力威脅,台灣唯有努力地強化自身,如同太陽花學運揭櫫的口號:「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除此以外別無他法。基於這樣的立場,吳叡人老師也呼籲日本政府在部署自衛隊的時候,應該要與當地人民善盡溝通的責任、尊重在地居民的意志、尊重沖繩人的自我決定權。

演講過後,在場與會的學者專家們也有若干討論,不過共通之處都是同意對台灣的理解不夠深刻,應該深化對台灣的認識,並且在這樣的基礎之上推動台日乃至台沖之間的連帶與交流。我印象最深的是,與會學者當中有人大受感動,發表感想時主張,現在的台灣就是1938年希特勒下令進軍前的捷克斯洛伐克的蘇台德區,正是因為英法的姑息,才養大希特勒的野心,呼籲日本社會要更加關注台海問題的發展。

交流、認識才能避免誤解不斷發生

這次的兩場講座,不僅讓日本社會充分認識台灣當前的處境與過去的民主傳統,更促進了日本進步派與沖繩、石垣島的對話,讓原先被統派誤導的觀念有導正的契機,更難能可貴的是,會後某些日本的進步派,對先前有關台灣的認識不足感到失禮,打算要自組讀書會,往後我們可以期待的是,日本社會對台灣更加深刻且廣泛的理解;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應當主動理解沖繩、石垣與庵美大島等人民的處境,只有建立在相互理解之上,才有最堅實的連帶。

吳叡人老師在京都演講期間,有幸有機會可以貼身紀錄並有許多珍貴的對話。回望近來台灣社會的發展,也不得不讓人感慨,這次作為演講引子,讓日本人認識當代民主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十年之後有這樣的發展。我永遠記得吳叡人老師引用的法農話語:「每個世代都有每個世代的使命,他們或者背叛這個使命,或者他們完成這個使命」,始終捍衛太陽花精神與信念的吳叡人教授,與早就忘卻乃至背叛民主台灣使命,擁抱服貿的柯文哲與不置一詞的黃國昌,吾人唯有警惕、自省並相互砥礪,我們一定要落實台灣的自主獨立之夢,無論前方有多少困難與阻礙、無論世界對我們如何殘忍與不公。

吳叡人老師在京大校園。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目前就讀於京都大學大學院教育學研究科博士班。關懷德國、日本,當然包含祖國臺灣在內的種種人文社會思想議題。希望有天渺小的自己能為臺灣及其周遭的弱小民族盡綿薄之力。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