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視文科的教科書式的經典案例──以台民黨、高虹安為例

陳信仲
795 人閱讀

地方選舉在即,各個黨派都使出渾身解數,不過近來最受人矚目的,非台灣民眾黨及其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爆發的助理費爭議莫屬。

在高虹安「不經意的蔑視」底下,形容了其競選對手林耕仁為「幾乎沒有當選機率的候選人」。此舉引發林耕仁後續對於高虹安不當收取助理費的抨擊,並在新事證接連浮上檯面之後,逐漸形成壓垮台民黨與高虹安的輿論風暴。隨著高虹安的前任助理們的指控與檢舉相繼浮上檯面,民眾黨與高虹安正在經歷的政治、司法風暴大概到了地方選舉結束前不會消停的地步。

為何事態會演變至此?台民黨黨主席柯文哲口中「一定合法的理工女」高虹安,為什麼除了可能痛失藍白利用論文爭議換下林智堅之後的大好局勢,更可能涉嫌貪污罪、政治獻金等重大刑事案件?起初幾乎可以說是「夢幻開局」的民眾黨,為何創黨不到三年就形象破滅?許多人可能將之歸諸於高虹安、柯文哲個人的品行與性格,然而筆者認為某部分更有可能是台灣民眾黨從創黨伊始,長期鄙視人文學科、重理輕文所導致的後果。筆者將從高虹安的近期爭議細究到台灣民眾黨本身的黨格,「診斷」鄙視、輕視文科帶來的弊病。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專頁

慣老闆是如何煉成的?「不把人當人看」的政治

根據目前由高虹安前助理所釋出的資料看來,高虹安對於辦公室的助理近乎是以企業化的方式加以管理,除了貫徹績效主義與嚴厲執行時間控管(遲到罰錢)之外,對助理薪資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地苛扣。並且設立了公積金這樣的制度,要「不合內部規定」(請假等)的助理們上繳金錢供其花用。

這樣的做法,當然違反法律,不過除了對法律的無知之外,最為根本的問題是「不把人當人看」,而是將人當成最大化自身利益的工具。「把人當人看」這個被台灣社會表述為「人情義理」、「互相」的道理,到了康德倫理學則是「將人視為目的而非僅僅是工具」。無論是傳統美德或西方大哲,高虹安的爭議都旁證了這個規範的有效性。

高虹安「不把人當人看」,進而將周遭的眾人當成工具的一體兩面,就是將自身的重要性無限放大,這樣的優越感,我們也就不難理解她對林智堅的學歷歧視從何而來。高虹安對自己能力無限自豪(政見發表會時也反覆再三地提及)的同時,無視自己具備文化資本可以接受高等教育的幸運,除此之外也透露出高虹安欠缺對教育資源的分配不均與社會不平等的關懷。學究地說,高虹安缺乏社會學的視野,也就無法期待她去追尋社會進步的契機,以及反思自己從不理所當然的幸運。這樣的人掌握權力,會怎樣地橫徵暴斂、頤指氣使,可想而知。

當然,連人情義理與關懷弱勢這樣的基本認知都不具備,要多去要求高虹安或民眾黨人對法律這樣的「規範科學」有所認識,實屬緣木求魚。不過反過來說,但凡有上述基本常識的人,從一開始或許就沒有觸法的可能性了吧。

「風評被害」的遺產—柯文哲的歷史無知及其「剽竊」的民眾黨

政治司法的海嘯席捲當前,或許柯文哲直到今天仍然困惑不已的是,為何標榜「推倒藍綠高牆」的「台灣民眾黨」,始終得不到相對應的「知識分子」與「本土派」這個目標群體的支持。事實上,但凡柯文哲對台灣史哪怕有點基本的認識,都不會走到今天被本土派群起唾棄直至跟國民黨搶票的境地。

在台灣民眾黨創黨的2019年,柯文哲就不斷攀比蔣渭水,恨不得自己就是蔣渭水的當代代言人。可是1927年蔣渭水之所以創立台灣民眾黨,是為了重拾台灣在日本殖民當中失去的主體性、健全化台灣人被強權欺壓而產生的人格扭曲,所以用台灣民眾黨的形式提供了一條「政治治療」的道路。今天要是我們回顧三年以來的柯文哲及其民眾黨的種種作為,大概都會同意柯文哲的與蔣渭水的相比,是如何地判若雲泥。

柯文哲近幾年來在台灣的安全保障與兩岸一家親之間「反覆橫跳」,為了取得政權,從過去可以一下子聲稱自己是墨綠、一下子則強調自己是連勝文的主治醫師;到了今天可以一下子高呼九二共識是下跪投降、一下子則嘲諷抗中保台與芒果乾。這樣毫無節操可言的舉止,早已經是人盡皆知的政治醜態。除了掌握政權,柯文哲及其民眾黨不要說有什麼中心思想,就連法治與社會生活的分寸都不具備。而這種沒有原則與操守的人格扭曲,正是蔣渭水亟欲根除的病症。柯文哲的民眾黨與蔣渭水的民眾黨的區別,一言以敝之,前者是病人,後者是其主治大夫,不可不謂唏噓。

至於柯文哲惹惱女性與知識分子的性別歧視發言,則多如牛毛,不宜躍然紙上以免有礙觀瞻。要求連歷史都不屑一顧的柯文哲讀點有關性別議題的書籍,顯然沒什麼期待可能性。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諸如文史哲、社會學、法學等廣博的人文素養,除了可以避免上述種種潛在的政治風險,更有助於健全政治從業者的舉止與形象。

總之,標榜務實、鄙視文科的理工男柯文哲及其民眾黨人,萬萬沒想到最後還是栽在文組手上(至少他們即將面對的無疑是文組的檢調與司法官)。文組與人文關懷其實就是研究人及其衍生的一切,而政治與人息息相關。柯文哲與民眾黨人鄙視乃至摒棄文科的態度,使他們成為做事毫無分寸、鬥爭看破手腳、舉止盡顯猥瑣的集團,而這早已埋下政治上的禍根。而這個禍根已然冒出新芽,迎向柯文哲及其黨羽政治生命的終結。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