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悲歌

Phil Smith

我想我可以公平地說,阿富汗在台灣大多數人的心目中可能不是很重要。老實說,你能在地圖上指出阿富汗的位置嗎?但我認為美國從介入到撤離阿富汗,可以作為我們生活在這個太平洋小島上 2300萬人的借鏡。

我的一位前同事,路透社攝影記者西迪基(Danish Siddiqui)本月中在阿富汗因採訪喪生,他的去世讓我再度回顧美國與阿富汗的歷史,如果這篇文章有幾分自我沉溺,我深表歉意。

派駐南亞期間,我多次進出阿富汗工作,雖然離開多年但在首都喀布爾我仍然有一些朋友,以下是我對一個我關心了15年的國家的想法和觀察,以及她與我現在的所在地有何關連。

台灣就像太平洋廣闊海藍中的一顆寶石閃閃發光,是我們棲身之地,我珍惜我擁有的藍色外僑居留證,而這個島嶼,因為一個想要控制她的巨大惡鄰深深困擾。

美國迅速從阿富汗撤軍在我看來,是對4000萬人的可恥背叛,他們現在面臨著重返黑暗時代的黯淡未來,這對高達47.5%女性的影響更是難以想像。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的 John R. Allen和Vanda Felbab-Brown對此下了很好的註解:布希政府曾高舉婦女權力,作為對塔利班(Taliban)宣戰的正當性之一,那個年代已經一去不復返。歐巴馬政府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宣布美國與塔利班談判的先決條件,包括塔利班承諾放棄蓋達組織,維護阿富汗憲法,以及保障婦女權利,那個年代一樣也已經一去不復返。

如今拜登政府認為阿富汗軍隊可以遏制組織縝密的塔利班,這種假設在美國突然撤軍幾天後開始瓦解。根據我對阿富汗的認識,美國的認知令人無法理解。

也許現在是一個停下來反思阿富汗的好時機。首先1878 年的一個政治漫畫說明了一切:阿富汗統治者在熊(俄國)和獅子(英國)之間左右為難。

1878年的政治漫畫。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以下是阿富汗的近代史。

1.早在西元500年起,現在被定義為阿富汗的地區就被描述為古代世界的圓環路口。北邊是中國,南邊是印度,東邊是亞洲,當時許多交通路線都必須經過阿富汗。 直到10世紀末佛教一直是主流,但同時期阿拉伯和波斯文化也引進了伊斯蘭主義,13世紀則有成吉思汗的入侵。

2.當地軍閥在18世紀(1701-1800)向西擊退波斯人,向北擊退蒙古人,建立了一個穩定的國家,不過老實說可能並不那麼穩定。請原諒我像個老學究一樣說話,實因現在我們知道有一個國家在地理位置上也極其重要,而且她的鄰國也虎視眈眈。

3.然後19世紀(1801-1900)我們見證了英俄大博弈(The Great Game),也就是兩國爭奪中亞統治地位的鬥爭。英國最後在1880年左右贏得勝利,而為了讓俄羅斯人遠離阿富汗,他們向阿富汗統治者提供武器和援助。

4.英國於1949年從印度撤軍之後,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邊境談判經歷了一段動亂時期,隨後政府陷入多年混亂以及內訌,伴隨而來的則是暗殺和統治家族內部的權力鬥爭。

5.然後當時統治者納迪爾汗(Nadir Khan)的大將宣布賦予農村酋長擁有更大的自治權。在我看來,軍閥佔了上風是阿富汗的轉折點。

6.從那個時候到現代,一些阿富汗人不停試圖將這個國家從黑暗時代中拉出來。

7.進入1970年代,一個叫達烏德(Daoud)的人發動政變並取得政權,美國和蘇聯開始對阿富汗提供援助,希望對他們有所幫助。

8.1978年共產主義發動政變並殺害達烏德。值得注意的是在達烏德的短暫統治下,阿富汗受益於石油和天然氣的海外收入以及婦女權利等種種變革。喀布爾如今到處都是學生,大學是政治意識的溫床,男女共學並且得以接觸外國教師。

9.1979年12月,蘇聯領導人布里茲涅夫(Leonid Ilyich Brezhnev)出兵阿富汗,預計蘇聯軍隊六個月後撤出。

10.現實中發生的事則是當地軍閥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現在被稱為塔利班的組織。你現在聽到阿富汗就想到塔利班這個詞,那是由一大群不同的團體組成的,他們宣誓效忠於一個稱為塔利班的中心組織。塔利班這個詞來自 tālib,是阿拉伯語中的「學生」。

11.1979年蘇聯出兵佔領阿富汗,戰爭奪走了至少14,000條俄羅斯人的生命,當時的蘇聯每年損失超過50億美元。1988年,蘇聯領袖戈巴契開始從阿富汗撤軍,並且希望在阿富汗留下一個「友好」的政府。

12.快轉到促使布希總統入侵阿富汗的911。布希確信賓拉登是美國世貿中心恐怖襲擊的幕後黑手,隨之而來由美國與盟國組成的持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於2001年10月7日啟動。短短幾週內盟軍在阿富汗投下了12,000多枚炸彈。地面戰鬥則是由阿富汗北方聯盟部隊,在美英澳和其他大約 40個國家的聯盟特種部隊支持下進行。

13.即將結束的阿富汗戰爭涉及約20個聯合國會員國。聯合國有195個成員國,其中兩個是非會員國觀察員,羅馬教廷梵蒂岡和巴勒斯坦。我相信你知道,台灣不是成員,因為中國不會允許,中國靠的是80年前的一場戰爭遺留下來的否決權。說真的,聯合國需要徹底改革,但那是另一回事了。

現在我們要和美國一起離開阿富汗了。我不禁為在阿富汗戰場上失去親人的美國家庭感到難過,他們同時必須想辦法去了解美國撤軍背後的思維。無可避免這與越南戰爭有相似之處,但這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內。

在911恐怖襲擊紐約之後,美國理所當然再次成為世界警察,同時佔據了道德制高點,以拯救世界為己任,讓全球免於激進反西方團體的禍害。還記得布希的意志聯盟(Coalition of the Willing)嗎?

美國領軍推翻塔利班政權將近20年,造成美國有史以來最長的戰爭,但塔利班動亂仍然方興未艾。現在美國決定金盆洗手,全面撤離阿富汗。

拜登這樣做是為了國內政治利益,沒有別的。他不能大聲說出這個原因,即使美國永遠不會有什麼好的方式撤離阿富汗。美國在這場長達20年的戰爭中得不償失,而塔利班幾乎毫無疑問會再度接管阿富汗。

在這個人稱世界上最傑出的國家經歷了如此多的死亡、破壞和甜言蜜語之後,一切又回到了原點。第一批受害者之一,是我剛剛因採訪過世的前同事攝影記者西迪基。

我喜歡拜登總統和他所代表的意義,也為他贏得美國大選感到高興。請記住,拜登撤出阿富汗的決定,與川普宣稱在2020年11月之前將所有部隊撤出阿富汗的目標,沒有不同。

作者在路透社喀布爾辦公室外與當地記者合影。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與阿富汗的交集是我記者生涯中很大的一部分,我最後一次去喀布爾是在 2014年我離開路透社之前,當時總部要求我從印度進入阿富汗坐鎮選舉,確保當地記者在戰亂中的安全以及選舉報導順利,很幸運那年選舉和平落幕。

在我去機場回印度之前,當地記者帶我去一家咖啡店喝了杯咖啡,坐在我們周圍的顧客許多是女性。「你看到了嗎?」我的同事說,「看看那些女人,沒有頭巾,可以露臉,這在10年前是不可能的。現在情況已經大不相同了。」

下次你坐在星巴克或任何咖啡店時,請試著想一想你是一名女性。有些地方的法律禁止你去咖啡館僅僅因為你是女性,如果你真的想和朋友坐在咖啡館裡,你必須把你的臉和頭髮都遮起來,還需要有一位男性陪伴。記住,上街之前,你必須先遮住你的臉和頭髮。

我知道台灣有很多人支持川普和他對中國的強硬立場,但如果你看看他所做的一切,你必須記住那都是為了美國的利益,沒有其他。如果有一個國家因此而受益,那很好,但不要忘記美國是為自己的利益行事,這永遠不會改變。

當然這和所有將本國公民利益,置於其他國家利益之上的國家沒有不同。但幾十年來,美國一直以星條旗包裝自己,並宣稱自己是民主、真理和被壓迫者權利的捍衛者,無論他們身在何處。

眾所周知的1996年台海危機期間,我派駐在新加坡,當時美國派出尼米茲號航空母艦經過新加坡駛向台灣海峽,美國以軍事力量介入,以防止中國對台灣的欺凌行為升級。

喀布爾街景,被轟炸過殘存的皇宮。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儘管美國有《台灣關係法》,但鑑於他們在阿富汗的作為,你不得不懷疑他們是否會再次做同樣的事,那就是洗手走開。美國堅持對台灣的承諾的確適合美國利益,但如果你看到這個島國被用作中美關係的棋子,也不必感到驚訝。

我認為純粹出於國內政治原因,拜登對中國的態度將和川普一樣強硬,甚至可能更加強硬,而且會更圓滑且有其風格和智慧。但歸根結柢,美國自身的政治考慮,是對任何情況的首要考量。

現在美國正在做他們過去對越南所做的事一樣,他們準備在未來幾個月內從阿富汗全面撤軍。與阿富汗、越南或伊拉克不同,台灣對美國具有戰略重要性,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情況,純粹因為她所在的位置,就像美日的戰略利益向南延伸到澳洲一樣。

當然在可預見的未來,台灣肯定會得到美國的支持,一直到美國的國內利益超越這個重要性為止。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Phil Smith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