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日本眾院大選如何解讀?

謝文生
520 人閱讀

這次日本自民黨在眾議院選舉所獲得的席次,不僅獨自跨過過半數所需要的233席、來到可以囊括各委員會委員長的絕對安定多數的261席;對照原先各界普遍認為會掉30~40席的預估,可以說是一場大勝!

立憲民主黨自然是此次的最大輸家,別說是政黨輪替,連眾家媒體預測的140席不僅沒達標,還從原有的110席倒退到不滿百的96席。

此外,同屬保守陣營的日本維新之會,在席次上從選前的11席,爆增至41席,一舉超越公明黨而成為第三大黨;幾乎可以說朝野兩大黨失去的席次,都跑到日本維新之會了,可說是此次改選的最大贏家!

作為跟日本相鄰、在國際安保上休戚與共台灣,對於日本大選的結果,保持高度關注是基本的道理。然而儘管對「台日友好」的保持有著高度期待,但在解讀日本大選結果方面,還是要回到日本的國情給予正面理解,再從而分析其影響,是比較健康的作法。

日本首相兼執政的自民黨領袖岸田文雄。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肯定疫情回穩、期待災後重建

首先,自民黨得以保有261席,我認為最主要的還是在9月起快速下降的每日武肺感染人數;尤其到了選戰期間的10月,幾乎人數都只剩下2、3百;緊急狀態解除後,國民的生活回到日常,因而給予自民黨防疫成績的「合格追認」;特別是給予因疫情而下台的菅義偉前首相及未能當上首相的河野太郎,用選票給予一個補償性的肯定。

所以我們看到菅義偉在這次選舉中四處輔選的場子多是人山人海,而幾乎都在外地輔選的河野太郎則拿到全國最高得票數的21萬票。

而對照組當然是立憲民主黨在這兩年「國難」期間,非但無法提出具體的防疫政策或建議,其「凡事反對」跟「大灑幣的救助方案」,都讓日本國民看破手腳。否則不會在自民黨聲勢最危急的八月份,菅義偉的民調直直落,但立憲民主黨的政黨支持率卻仍然維持在10%上下,毫無起色!

有人歸因於「單一候選人對決」失敗;但事實上在小選區方面,立憲拿下的席次是增加了9席,而且的確打敗了自民黨許多重量級議員,這是「戰術的勝利」;反而比例代表部分狂掉近22席,也就是不被國民認可「具有執政能力」的政黨,這才是主因,屬於「戰略的失敗」。

此外,岸田首相在11月1日對於選舉結果獲得日本國民肯定而備受鼓舞,因此他提出五大要務:1)新冠肺炎的對策;2)經濟對策;3)新資本主義;4)外交安全保障;5)憲法改正。從順序上,很清楚地表達了他對選票的解讀:日本民意首先要的是「防疫」、「經濟重建」、「所得重分配」,而這部分從參選自民黨總裁到眾議院改選,他意識到第一優先的都是這個。

台灣的讀者可能會很失望,但作為日本「現任」元首,岸田總理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受到武肺重創下的「災後重建」;也就無法像安倍晉三在選戰開跑「第一聲」時說的:「我還有兩件事還沒做到:拉致及修憲」那樣的瀟灑。

何況,明年7月底他還有一場參議院改選的硬仗要打;距離拿出成績單,只有不到9個月的時間。

美日台關係:岸田的三個覺悟主張

岸田文雄在外交安保方面如果有比較特別之處,大概是對於「廢除核武」的堅持,而這是因為他本身是廣島出身的政治人物,這是他必須要堅持的政治底線。

雖然岸田首相是日本戰後連續擔任外務大臣時間最久的人,但本身並沒有太明顯的個人堅持、非完全不可的外交使命;在安倍晉三於2016年再度推出「自由且開放的印太戰略」的初期,岸田是當時的外務大臣,所以這既是他在執行的政策,也可以算是他認可的路線。

比較明確具有個人風格的,應屬今年4月,當時為了爭取跟安倍晉三結盟,他針對外交及安保議題發表了「三個覺悟」政策:1)守護人類的基本價值之覺悟;2)守護自己國家之覺悟;3)主導國際社會之覺悟;包括日本要有能阻止敵方基地的飛彈、應加入「五眼聯盟」、持續推進自由且開放的印太戰略、維護台灣海峽安全等主張。

這三個覺悟的解讀是:「日本將作為一個站在自由民主陣營、有能力保護自己國家、同時能領導國際社會的大國」。

所以他對待中國,也會採取跟美國一樣的方式:「將(日中)關係納入管理」。也就是會採正面處理,該合作的合作,必須要堅持的部份也會明講。而這其實是「很非日式」的手法,可以看出未來他在印太戰略上,會跟拜登政權有著更高度的「協同」,而非過往的「隨從」,這是有差別的。

因為自民黨在「自由且開放的印太戰略」下,是要邁向一個「實質的、具責任感、有領導力的大國」;這從對台灣、東南亞、到大洋洲的疫苗提供,就可以理解是在執行這個邁向身為大國的政策。

岸田首相從選舉結果中,得到了足夠的民意支持;所以在外交,安保上不僅會保持美日同盟,以他在歐巴馬政權時期跟拜登及其團隊所打下的關係,也會讓他比較配合美國的期待,例如軍費的提高、加強自我防衛能力、及加速經濟安保的佈局等。

所以在台日關係上,也會順著台美關係,仍保持在綠燈的航道上。

但是台灣在日本非常在意的「五縣市食品」問題上,如果再不能給日本一個交代,卻片面期待日本放行CPTPP,無疑是太一廂情願。

甘利明&茂木敏充

這次選舉,身負自民黨選戰兵符的甘利明在小選區中落敗,雖然以比例代表方式敗部復活,但威信盡失不得不辭去幹事長一職;岸田首相很快地拔擢竹下派代理會長的外務大臣茂木敏充接任。有人詢問是否代表3A解體?或者岸田將擺脫安倍的外交路線?

甘利明身為3A之一,對岸田首相來說有二個意義:首先是在黨內權力關係上,作為岸田跟安倍、麻生兩大「黨內勢力」的連結窗口;其次甘利明在經濟安保的角色,才是岸田跟他合作的基礎,因為包括山際大志郎、小林鷹之的任用,背後連結的樞紐人物都是甘利明。所以經濟安保這部分,相信岸田還是會用別的方式讓甘利明繼續留在隊伍內。所在在經濟安保這部份的抗中路線,應該不會有變化。

至於幹事長換茂木敏充要如何解讀?首先也是茂木在總裁選舉最後階段舉派支持岸田是一大功勞;其次他跟麻生、安倍的關係也和諧,是這兩位大御所可以放心的人,所以在黨內政治上的作用在此。

至於外交安保上,可以用以下這個例子來說明。今年9月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正熱閙的時候,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卻跑去美國參加9月22日的聯合國大會。當時有記者問他,新總裁也許會有新外交想法,你這樣跑去聯合國發表演說,不會有問題嗎?當時茂木回答記者說:「誰當選都一樣,因為這部分是自民黨內的共識」!

此外,茂木在擔任外務大臣前,在安倍政權下曾兩度擔任經濟事務的大臣;更是2018年日本對美貿易談判的負責人,當時被川普政權評定與肯認是「難纏的對手」。也就是茂木對日本的經濟及其在美日貿易中的狀況是很清楚的,這將會有利於美日經濟安保的協調。

此外,茂木在11月2日的外務省記者會上,表述在他任內共提供了3000萬劑的疫苗,是僅次於美國、中國,排世界第三,作為他任內的成績。而在他的成績中,總計6回420萬劑給了台灣,比例上佔全體的14%,對台友好程度,堪稱豐厚。

這是我們在理解當前自民黨的外交路線時,重要的參考訊息。

日本維新之會的美日台態度?抛修憲將使中國抓狂?

這次選舉最大贏家日本維新之會,在日本21世紀政壇一直是個傳奇;這次一躍而成第三大黨的路徑,實足以作為台灣想立足於本土的新興政黨,作為他山之石研究或者學習的好對象。

日本維新之會在這次大選的選戰政策──「維新八策」中的第七策「外交,安保」部份的主張中,多處明言要跟台灣合作;他們也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主張要積極促成「台灣跟英國」加入TPP等。

此外,維新之會也主張廢除國防預算1%框架,支持日美同盟。

維新之會這次席次跳增至41席成為第三大黨,加上國民民主黨11席,超過50席。雖然不會加入成為執政聯盟,但其席次比公明黨還多,可以發揮成為壓制公明黨親中傾向的力量;相信會成為自民黨在中美台政策上的助力。

最有趣的是,眾院改選才剛結束的11月2日,日本維新之會的松井一郎代表(黨主席),旋即出手抛出「明年7月參議院改選」與「修憲案進行國民投票(公投)」同日舉行的議題!

由於這次選舉結果,就算不包括公明黨的32席,光是自民黨+日本維新之會+國民民主黨的席次為313席,已超過修憲門檻的310席。因此如果維新這步棋炒下去;在明年7月29日投票前,光是修憲對「憲法第9條自衛隊入憲」一事的討論,就會讓中國抓狂。

然而習近平不僅明年要連任,也希望能把以國賓身分訪日的事實現,以裂解美日關係的企圖,恐怕會被日本的修憲氛圍搞得進退失據。這點值得觀察。

這次選舉讓維新之會從地方政黨形象轉進為全國政黨,有了相當好的一步;選後立即抛出修憲話題,顯然是有備而來。台灣關心對日關係的各界人士,也應該要加快跟日本維新之會關係的深化步伐。

池田勇人—岸田文雄的本音

岸田文雄在總裁選舉時,就一直在提宏池會的創辦人「池田勇人」的理念,乍看好像是在吊書袋、在強調他身為宏池會接班會長的正統意義似的。但是他當上了首相,還是一直在提「池田勇人」,我們就得設法理解他想表達什麼?

池田勇人是接在岸信介之後擔任首相,當時池田上任後的口號是「安保から経済へ」,也就是說美日安保固然重要,但接下來民生經濟是當前大事!這就是宏池會「輕武裝,重經濟」路線的由來;所以儘管身為台灣人的我們,主觀上會很想聽到岸田說出像安倍、菅義偉那樣的抗中、挺台話語;但實際上,他畢竟是個鴿派。

不過這並不是說他不會起而對抗中國的蠻橫,而是在指出,他的精神與關注,主要的部分還是在國內經濟的改革,從他就任首相以來,講最多的都是這部份。安保、國安、修憲、護國,他的態度大致就是「作為日本總理大臣」的角色,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才是岸田人格的特點所在,一位「忠於職務設定」的政治人。理解這點,才能明瞭他的決策原由。

或者說,要到了明年參議院改選也順利過關後,屆時真正的岸田路線、特別是外交安保部份,才會更清晰。

套一句曾在日台高層前線工作過的朋友之名言:他算親中?還是親台?別鬧了,人家是「親日」!

真要講,他是「友台」;光這點就很夠了,其他的事是我們自己要努力的!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謝文生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