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桂芝選文辯:未經訓練的道德AI

盧郁佳
608 人閱讀

一O八課綱把中國史放回東亞史架構下,歷史教育新三自運動協會指為台獨,要求廢除課綱。呼籲統派社群「自己編、自己教、自己傳」,仿效《臺灣吧》自製動畫上架Youtube。西方媒體稱中國「一帶一路」翻版美援「馬歇爾計劃」,檳城一帶一路論壇中,鳳凰衛視評論副總監便籲請中方宣傳「鄭和下西洋是中國最早的一帶一路」反制西方話語權。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新三自協會拳打《臺灣吧》,腳踢外媒,發片〈歷史課本沒教的真相?中國最成功的和平外交/鄭和下西洋〉,敘述明成祖叫鄭和開著「航空母艦」去各國「交朋友」,佈施錫蘭佛寺黃金一千兩、白銀五千兩,順便找找「我那親愛的寶貝姪子」(好做掉他),過程「展現了中國的強盛和友善」,在觀者眼中十足地獄哽。以古喻今,原來一帶一路大灑幣也可能被詮釋為去各國「交朋友」;臺灣人也可能感受到軍機擾台、中共介選「展現了中國的強盛和友善」。

每隔四年,選前出擊,自今年十月初起,協會連辦多場「蔡英文政府教育政策總體檢」記者會,要求廢除「台獨課綱」。會中北一女國文教師區桂芝譴責課綱文言文選文由三十篇降至十五篇,新課綱「刪除」柳宗元《始得西山宴遊記》,范仲淹《岳陽樓記》,荀子《勸學》,連橫《台灣通史序》,這些行為根本就是「犯下萬死莫辭的罪行」。

論者朱宥勳反駁:課綱只推薦、不強制,鼓勵教師自己選。區桂芝理所當然回答,考試領導教學,教科書商揣摩上意,當然只選這些。區桂芝並不否認她有權力自己選,而是強調她沒有責任要自己選、自己教。這有違三自運動自力救濟的主旨。教改沒有壓迫區桂芝不能教她要的古文,區桂芝卻要求壓迫全國學生學她要的古文。即使書商揣摩的「上意」並不是課綱真實意旨,她仍認為書商揣摩上意沒錯,錯的是上意不合她的意。

區桂芝透過「你看隔壁大寶都考第一名,看看你自己像什麼話」的比較話術心理定錨:「日本的明星中學,都要讀我們的文言文,在日本的頂大入學考試,都要考文言文,韓國人在那邊拚了老命爭著說孔子是韓國人,可是我們今天,居然要無情地自斷這種文化經脈,讓我們的孩子對自己的文化,完全失去深入學習的機會,請問他們未來的競爭力在哪裡?民族尊嚴在哪裡?文化自信又在哪裡?」

區桂芝的發言「韓國人在那邊拚了老命爭著說孔子是韓國人」,顯示她就是中共假訊息的不知情犧牲者,或知情協力者。中國帝國主義者利用資訊國界阻隔,造謠煽動仇韓,通過中港台媒體、社群網站病毒傳播,但韓國人根本沒聽過。2016年韓國佈署薩德飛彈,中國實施限韓令。謠言雖經澄清,卻因中共政治需要而擴大。

教師原該持開放態度,引導學生思考相關議題:雖然聯合報、民視、東森新聞爭相報導「韓國人在那邊拚了老命爭著說孔子是韓國人」,但這是真的嗎,何況那麼多人學韓文,學生查證真假的途徑很多吧?歷史上韓國人提出哪些韓國起源論,當時為什麼需要韓國起源論,日韓本土化運動在什麼歷史情境下開展,它創造了什麼文化,讓《大長今》等韓流逆輸入、影響中國宮廷劇等大眾文化?為什麼現在換成中國人需要創造韓國起源論,現在的媒體為什麼需要放大韓國起源論?

只有好好探討現象成因,各人才能找到符合現實的定位,不至被虛假的自我形象操縱,被賣了還替人數鈔票。中國煽動仇韓、仇日,只因日韓同屬美國防共陣線前哨,是中國侵台戰爭的障礙。然而國民黨桃園市長張善政撤除桃園神社天照大神祭祀,教師就在課堂上批判神社。今年日本排放輻射廢水,中國禁進口日本十縣海鮮,區桂芝上課就痛斥日本輻汙,又道聽途說汙衊北一女中是日治「新娘學校」,乃殖民的屈辱印記,創校完全不值得被紀念。

文言文無罪。罪在以文言文為載體,要求背誦,不容質疑的黨國威權教育思維,撤除獨立思考的防火牆,令中共愚民手段長驅直入。

就因為當年區桂芝學習的課上,沒有多元討論的空間;所以現在區桂芝教的課上,也沒有媒體識讀的餘地。

師生原可討論「課本這篇古文的論證合理嗎?屬實嗎?是真的因為這篇上諫改變了政策嗎?」,探究政治制度的哪些變化是結構使然,哪些是成員選擇如何回應內外政治環境、事件,從中鍛鍊處理學術問題、生活問題到商業問題的實作能力,結果時間卻是花在念課文,念註釋,「這裡劃起來,會考」,所有學生拿起尺和紅筆劃線。威權心態使區桂芝成了反面樣板,從韓國人有沒有爭孔子的事實問題、輻射廢水的科學問題,到六四是否存在,全都成為政治問題,這張課桌就是中國領土、施行中國法律,不容辯駁,由老師憑權力位置說了算。還想透過施壓教育部,替古文的再正典化運動清除障礙、一槌定音。

區桂芝質問:「民族尊嚴在哪裡?」中共在國際上處處打壓臺灣,貶低國格、貿易制裁,目的就是要剝奪臺灣的民族尊嚴。但她索求的是中共心目中的民族尊嚴,這種尊嚴建立在臺灣向中國朝貢上,你跪著賺人民幣,他就稱心如意。而不是臺灣面對強鄰、捍衛國格的尊嚴,這種尊嚴對她而言就是無恥。

區桂芝主張「因為日韓都學古文,所以臺灣應該學」,請問此舉「民族尊嚴在哪裡?文化自信又在哪裡」?如果區桂芝要模仿日韓的中國化運動,那麼也該把本土化運動算進去:如日文、韓文,自製臺灣文字、語言系統。在漢城改名為首爾時,臺灣所有中國地名、校名等也該一併捨棄。中國百年,漢醫千年,漢醫傳到韓國叫韓醫,傳到日本叫漢醫,傳到越南叫東醫,游錫堃提議國內可改稱「台醫」、「台藥」或「漢醫」、「漢藥」。比起來他這已經客氣了,臺灣還是沒做。臺灣朝野推行本土化運動,遠不如日韓積極,是否如區桂芝說的也是「不倫」、「無恥」、「犯下萬死莫辭的罪行」?

推廣古文要援引日韓,究竟是區桂芝沒有文化自信到骨子裡,還是她的文化自信並非建立在台灣基礎上,而是建立在中國文化極端狹隘的一部分「道統」上?戰後戒嚴的臺灣,經政府長期灌輸中國化,扼殺臺灣閩、原等語言,強調中原文化優越、貶抑臺灣文化低俗落後的結果,就是喪失文化自信。自居大中國縱橫五千年的幻象,使我們看不見帝國邊緣、居安思危恐懼被帝國侵略的自己,當然無法透過文化定義自己。

對外表達自我,只能訴諸漢唐宮闕、原住民歌舞,龍山寺、小籠包、一O一,對內以文化沙漠自居。只能透過外國人的眼光看自己,外國網紅歌頌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就爆流量;中國網紅錫蘭嫌臺灣天熱、不喜歡臺灣小吃,媒體就炒作為歧視辱台,酸民留言叫支那豬滾回去。網紅Cheap嘲笑「台南牛肉湯怎麼可能不輸A5和牛」,如此毫無品質可言的路人牢騷,只因搭上了打擊民族尊嚴的流量密碼,也會引致兩方支持者罵戰數日。

一個外人嫌一句,應該取代公共政策,成為群眾情緒焦點嗎?當然不。除了媒體嗜血扭曲事實,故意挑撥,往火藥庫扔火把;群眾被媒體逮住利用的痛腳,就是臺灣薄弱模糊、不穩定的自我形象。在發展停滯中受挫,在疫情動盪中被左右猛攻。在東奧奪金中奮起昂揚,在台股超越港股交叉時,為香港橫遭殖民掏空悲哀,為臺灣成長自豪時,又被國民黨支持者指為錯誤的經濟成長指標。

區桂芝問:「未來的競爭力在哪裡?」全世界瘋學中文,難道臺灣不懂中文、不學中文嗎?各國中文熱是因應中國開放貿易、投資、管理的需求,並不需要學習成為堯舜禹湯道統的繼承者,而這才是區桂芝們的理想。

就跟訴諸日韓的中國文化影響一樣,區桂芝截頭去尾,隱瞞歷史脈絡,變造成對自己有利的說詞。乍看言之成理,卻脫離現實,像是AI透過詞彙編碼造句,問它黃金獵犬怎麼洗,它回答有乾洗和水洗,言之鑿鑿把黃金獵犬當西裝處理,一本正經說幹話。如文盲不解字義,需要「AI訓練師」調整語言模型行為,反覆糾正數十億次,才可趨近現實。區桂芝的演講可怕的是,它完全像一篇學測滿級分作文,雄辯滔滔、頭頭是道;而內容也是把黃金獵犬放進洗衣機,只能在字面上成立;如果幼童聽信手機建議,在現實中照辦,下場將頗為血腥。一群羊把自己當成野狼,站上講台聲嘶力竭爭取狼群吃羊的正當權利,下場亦同。

這群教師AI,只下載海量文字資訊,對現實一無所知,在學習時沒有遭受本身人類理性的挑戰,在教導時仰賴威權而沒被學生多元思考質疑,僵屍走路延續至今。馬英九、李家同附和區桂芝,絲毫認不出「說刪文言文會導致學生心理疾病、打罵老師」有多麼脫離現實,因為他們是這個虛假意識架構的一部分。區桂芝不是問題,只知填鴨灌輸、盲從權威、獎勵複製貼上,才是問題。

而這種AI自動生成的內容,仍到處可見,學生們仍然日復一日,把自己做成產生器,被訓練去生成這種毫無價值的科舉內容,以為文憑可換取未來生計,沒有定力獨排眾議堅持精進自己的思想知識技術體系,那麼面對瞬息萬變的全球化產業潮流考驗,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反而毫無競爭力,這才是課綱所欲扭轉的國家危機。但課綱遇到了統派教師反課綱團體,遇到了大選,危機可能會回頭扭轉課綱。

區桂芝為了拿到她要的東西,才說文言文是道德教育,一遭質疑馬上承認教育是為考試服務。她看不見道德源於社會契約或肯定人本價值,看不見為應考背誦和實踐之間有多少落差,直接屈服於考試壓力,也就無緣體會道德在內外壓力下,人我之間需要多少權衡應變,拿捏何時有必要犧牲,何時可以妥協,才能實踐。學習自我覺察和同理心,這需要數十億次討論去訓練。

但她熱愛的那種道德教育,只教她毫不猶豫把流量密碼「民族尊嚴」、「文化自信」、「國際競爭力」拿來情勒兌換獎品,沒有教她為自己的不選文不作為負責任。脫離教師權位的保護,區桂芝們若在企業中效力,或作為民代、公務員,在國防、外交、內政發揮這種卸責話術,也許個人會很有競爭力;但她們出頭的同時,所在的組織也就醬缸化喪失競爭力。也許這是她以身教為社會所上的重要一課。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留言評論
盧郁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