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粉」與「柯粉」的共通性論「柯韓配」的可能性

劉又銘
1K 人閱讀

「柯韓會」甫於近日登場。本次的「柯韓先行」,韓國瑜雖然明擺表示,目的就在「投石問路」,為柯、韓、侯的結盟做先鋒。藍白甚至也都放出消息,希望透過柯韓侯整合的成功,來吸引郭的加入。最後,集結一個以「打倒綠共、塔綠斑」為目標的新「復仇者聯盟」。但有關「柯韓配」的聲音,自「柯韓會」後,始終不絕於各大網路新聞的討論中。仔細想來,兩人確實頗有淵源。韓感念於柯任命北農總經理的提拔;柯也曾讚韓「他會比你想得更有料」。但兩人在「藍白合」的旗幟舉起前,也是幾經隔空互槓。雖不到水火不容、可也不至於水乳交融。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我們姑且排除那些武斷的陰謀論,相信「柯韓配」一定是柯對國民黨使出的「二桃殺三士」,或是韓對國民黨使出的「引清兵入關」。但柯韓配的蛛絲馬跡,確實顯而易見。因為無論是柯文哲任市長前期,為拉攏農會系統與特定地方派系,啟用賦閒在家幾十載的韓國瑜;或是因為特定地方派系的動員,韓國瑜才能在2018年至2020年創造「韓流」驚人的造勢場面。柯韓兩人之間,確實存在這麼一個舊國民黨中央,自「馬金體制」到「朱侯共治」以來,都欲除之而後快的「地方派系」這麼一個最大公約數。

但若是有人以「支持柯文哲的『柯粉』都是年輕人,支持韓國瑜的『韓粉』都是老人」作為立論的起點。無論是認為,柯韓配可以極大化支持基礎,因為「年輕人加老人等於所有人(1+1>2)」;或是認為,柯韓配會讓彼此的支持群眾互相排擠,最後會形成「年輕人槓老人等於少數人(1+1<2)」的窘境。這種扁平化柯韓支持者,將雙方視為「最遙遠距離」的刻板印象觀察,危不危險我們不得而知,但確定是偏離事實的。因為雙方支持者在本質上,並沒有我們想像的落差這麼大。很多時候,柯粉和韓粉他們其實是同一種人。這點比「都與地方派系的網絡有聯繫」,對柯韓來說,更有某種同質性的契合。

韓粉來自四面八方卻有類似特質

雖然「韓流」目前看來相對退燒,但長期觀察那些「真正的」韓國瑜支持群眾,而不是所謂的「外省藍」、「軍系藍」、「知識藍」、「戰鬥藍」,或甚至「地方派系藍」。所謂「韓粉」,大多有些市井智慧(street smart),也相信「愛拚才會贏」、「一枝草一點露」,或「天公疼憨人」等等台式俗民普遍認同的道德價值觀。但「思考」對這類人來說,太麻煩也太疲憊了。他們大多相信直覺多於資料,寧願努力跟隨老師或名人投資思考,也不願意自己多做功課然後動動腦。若連賺錢發大財的思考餘裕都沒有,更遑論在政治上思考後做出選擇。

他們就像1990年代港片的主角,出生市井,相信憑努力(有時候可能也沒那麼努力),以及很多的運氣跟機運,自己一定可以鹹魚翻身。凡事靠本能、憑運氣,一心一意想著發大財,富貴自會再逼人。面對這種人,你可以說他們因為背景、智識都有限,既缺乏機遇也缺乏運氣,所以在韓導身上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契機。他們喜歡一個跟他們自己一樣,喜歡唱歌喝酒的咖。他們相信自己的人生,也會有這種小人物逆襲的一天。

韓粉的動員並不來自地方派系或國民黨中央自我認知的中華民國符碼

另一方面,一直以來,雖然韓粉社群的動員場合,大量使用中華民國符碼,既有國旗也有國歌;更以一種「懷舊的烏托邦」做為號召,用力提醒支持者戒嚴時代的各種美好。從用字遣詞、明星到歌曲,多數使用1980年代以前曾經流行過的式樣。但細究其支持者,卻沒有省籍、性別或甚至年齡的差別。韓國瑜及其身後的決策圈,最終牽動或標記的,應該還是社經地位或階級。並且他們又將經濟上收穫的不平等、對社會分配的不滿,做為號召支持者的依據。

簡單來說,韓粉的主要組成,相信自己是失敗者、是被社會遺棄者,他們希望跟著禿子走,能從此走向人生的康莊大道。韓粉作為一個類型,這些人絕不是傳統國民黨的支持者或主流的政治參與者。韓國瑜作為一個外省人,重疊了軍系與地方派系是一個事實;但他最後用來召喚支持者的,除了一股「經濟不景氣所以討厭民進黨的怨氣」外,從選市長到選總統,他表演的「我跟你們一樣」,那種相信「小人物一定可以逆襲」的故事,那才是真正的關鍵。

柯粉、韓粉成軍的關鍵都在「我跟你們一樣」

就以這個「我跟你們一樣」為基礎去觀察柯粉時,我們可以看到柯文哲的支持群眾也吃這套。因為柯粉通常是「去政治」或「反政治」的信仰者。他們或許也像韓粉一樣想著要發大財,但卻不自知或排斥將自己標示為「沒有能力思考的升斗小民」。反而覺得自己是中產階級、社會支柱、群體良心,或是這個國家「沉默的大多數」。在他們心中,藍綠一樣爛、社會好黑暗。國家運作不良,民進黨都貪汙。所以,正因為「我們」是沉默的大多數,更須要出來團結支持非典型政治人物「阿北」。

甚至,我們應該要注意的是,相較於柯粉,韓粉其實有其可愛務實的一面。也就是,雖然實質上因為經濟結構的限制,無法付出多餘的心力關心政治、了解政策、辨明價值,但卻是一群坦誠面對自己需要與渴望的人;反觀柯粉,他們不願付出時間與心力了解政治,但卻有近乎盲目的自信,相信自己相信的一定是對的。柯文哲的群眾基礎,幾乎可說和那些網路上的仇女「普信男」(普通又自信的男子)有超過87%的重疊。

而上述這些普信男的關注,正好透過柯文哲這個非典型、甚至反禮教的政治人物,因此得到了實踐。而且直至今日,柯文哲還在表演「我跟你們一樣」這件事情上,每天身體力行。這種對「他跟我們一樣」的崇拜與信仰,才是柯粉與韓粉的「最大公約數」。

「韓總」最好的時光或許已經過了。但在這壯志未酬卻未中道崩殂的路上,2024藍營各方爭霸的混水,正好讓韓有了可以出頭摸魚的關鍵時刻。就在這個韓粉野火燒不盡、柯粉方興又未艾的時刻,觀察他們得以構成的共同基礎,或許仍可提供我們觀察柯韓會,或甚至柯韓配的另一種視角。

余自束髮以來,粗覽群書,獨好屠龍之術,遂專治之,至今十餘載矣。從師於南北東西,耗費雖不至千金,亦百金有餘。恨未得窺堂奧,輒無所施其巧。由是轉念,吹笛玩蛇,偶有心得,與舊親故共賞,擊節而歌,適足以舉觴稱慶也。

留言評論
劉又銘
Latest posts by 劉又銘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