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少康的佛洛伊德口誤洩漏了什麼?

盧郁佳
671 人閱讀

拜登可能因老化而頻頻失言,但趙少康可不會隨便口誤,如果他的大腦沒有受到威脅牽制。佛洛伊德《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一書談到,口誤經常出賣本人極力隱瞞的秘密,例如會議主席在宣布開會時,說成「我宣布會議結束」,表示他已極度厭倦會議滔滔不絕的官樣文章。

●不辭中廣自知虧心

輿論逼辭中廣董事長,趙少康頑抗至今。等到沒人逼了,他竟自己拿出辭職書發誓「賴清德今天捐老家,我就今天辭」。輿論視為拖延,但期間社會大眾又經歷過馬文君、柯文哲被爆違法卻粉飾太平,風頭一過都忘了趙少康這樁,他幹嘛不打自招?因為他的痛腳在哪他沒忘。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賭咒內容的第一重意義,是承認貪婪。趙少康相信賴清德不可能捐,為什麼不可能捐?因為趙少康1億買57億中廣等黨國特權,雷打不動,寧願受舉國嘲笑,要他放手就不可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以為賴清德怎會放手呢?不可能。那麼他自然要拉賴清德當護盾防身。沒想到賴清德不講武德,60萬的老家說捐就捐。趙少康也就說話算話,說不辭就不辭。

國民黨政媒兩棲,明的有趙少康,暗的有立委候選人謝衣鳳。謝家的「三大」有線電視台、寬頻,壟斷南彰化,因為頻繁插播她媽媽鄭汝芬競選廣告遭檢舉,該罰數百萬。鄭汝芬向彰化縣新聞局長關說免罰,局長後遭判刑五年半。鄭汝芬當了立委,還屢次提案修《廣播電視法》及《衛星廣播電視法》解套。電視、寬頻的董事長都是謝衣鳳的爸爸,董事是她妹妹和她辦公室執行長,還用收視費捐給謝衣鳳180萬。被檢舉違反《有線廣播電視法》黨政軍二等親持股不得超過1%,NCC裁罰160萬;電視台過半時數為謝衣鳳助選,罰20萬。但NCC仍特許讓股換照過關,讓政閥繼續壟斷媒體一手遮天,謝衣鳳當立委監督台糖,卻讓謝家祕購6百多坪台糖土地無實價登錄,建4連棟美術館等級豪宅,從第一代豪宅建照申請3樓就違法蓋7樓半,母女都在立院為家族利益清除障礙。NCC也跟包庇謝家一樣,在護航中廣。

第二重意義,是自招撒謊。當初趙少康拒辭,推稱「中廣和公視完全是不同性質,中廣沒拿國家一毛錢」。其實他當時就完全知道自己掌控中廣是惡劣特權,否則賴清德捐屋,關趙什麼事。

正常劇本該是「賴清德邀他對賭『我捐你就辭』,而趙少康抵賴說兩者不同性質,不可相提並論」才對,怎會變趙少康自掘墳墓、食言而肥?還是因為國民黨吃銅吃鐵,趙少康拒絕相信賴清德不一樣,才敢以此攻擊賴清德。

●落選是利益最大化

趙少康站台稱「明年的選舉,票投民進黨就對了」,乍看單純口誤,細思極恐。

如果侯友宜當選,趙少康到時中廣辭不辭?必須辭。但與其被綁在沒有聲音的備位元首職位上守四年活寡,繼續當中廣董事長、TVBS主持人興風作浪,當然更有聲量、有權力去交易。參選既得了面子,落選又不丟失裡子,落選才是趙少康面子裡子全拿、利益最大化的正解。

所以趙少康至今死撐不辭,就賭侯友宜選不上。看衰可沒對不起侯友宜,因為侯友宜新北市長不辭,打的也是一樣的算盤。只是這一對探險活寶,拿的是國民黨「選總統要花百億」的龐大資源。國民黨連黨工薪資230萬元都欠著,先挪基層吃飯養家的錢來補貼選舉;侯趙兩個自私鬼吃乾抹盡,競選卻虛晃一招,就為選後替自己鋪退路,寧負戀棧罵名、葬送眼前的國民黨選票,活生生作賤了黨工和支持者。個人利益最大化,進的利益、退的利益,他全都要,風險全推給組織承擔,就註定了組織被吸乾衰亡。

新北市長、中廣董事長,都是兩人當選的機會成本(選擇時失去的最大價值,選甲而非乙時放棄的最大利益)。國民黨為了補償趙少康念茲在茲的機會成本,允諾給予權力交換,使趙少康志得意滿,豪語「把副總統當總統來選,將分擔總統權責」,堪稱繼柯文哲辯稱「當上國民黨副總統,將監督總統侯友宜」後、再創憲政奇蹟。

●鄙夷侯友宜,欲蓋彌彰

趙少康又自稱趙子龍,引起輿論譏諷他把侯友宜當扶不起的阿斗。所以趙少康在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上說「賴清德當選就是總統,他就是老大、就是我的老闆」,可想見原是掩蓋輕蔑侯友宜的篡位心態,要向侯友宜表達尊敬、臣服。但「侯友宜就是老大」這句話,趙少康又彆扭到實在說不出口。

上一個挑戰挺侯的砲灰,是藍白合後的柯文哲。上節目被謝震武逼問,助選時能否說出「侯友宜是最好的總統」時,柯文哲也愣住說不出口,一時之間只能乾笑以對。騙子再怎麼泯滅良知,只要有眼睛的人,都過不了這一關靈魂拷問。入夥上梁山,要先挑戰把劉家昌口中「沒有草的草包」侯友宜捧上天,堪稱藍營天險。

趙少康話到嘴邊一溜「口誤」,誰不好說,說賴清德。恰恰暴露了貴族主子心態:寧與外人,不與家奴。

心理學家丹尼爾.韋格納主張,潛意識會不斷清除我們的思想,鎖起內心最深層的渴望。而渴望不但不會保持安靜,還會投射到意識中,讓人不斷想起。如此一來,說溜嘴就只是早晚而已。

●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

趙少康拜會前國民黨中常委蕭景田,又把蕭景田講成黃承國。等於承認選舉造謠:2021年,立委鄭麗文逼當時民進黨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辭去國策顧問。次年,王鴻薇為打吳怡農、又威脅民進黨開除了黃承國。當時《少康戰情室》趙與沈富雄搭檔聯手抹黑黃承國;今天失言,證明趙少康早就內心雪亮:如果蕭景田可以當立委、鍾東錦可以當議長,黃承國憑什麼不能。暴露出國民黨打黑實際毫無道德要求,雙重標準「你不可以涉黑但我可以」,純為奪取宮廟票倉而不擇手段。

侯友宜被爆凱旋苑斂財,吃定陽明山限建、文大租屋供給奇貨可居,每年漲租5%,單坪租金高於市中心豪宅,年收租金兩千萬,擺明趁火打劫。趙少康卻還傷口灑鹽講幹話「覺得貴就不要租」,即使陽明山常塞車、通學公車班班爆滿,趙少康身為黨產億萬富豪,無法同理,只怪學生何不食肉糜。

趙少康更稱:當初4人房被民進黨攻訐,才改成單人房,房租理所當然翻4倍,所以貴是被民進黨逼的,民進黨應該補貼學生。

黨國權貴的極致貪婪可見一斑。即使民主制度設法抑制「少數人鑽漏洞、濫權侵害多數人」,然而國民黨圈錢態度一貫「到嘴的鴨子不會吐出來」。趙少康不辭中廣,侯友宜也一樣不放手,即使被糾正,只會將損失轉嫁弱勢,再剝學生一層皮。

可見讓國民黨重回執政,等於把狐狸放進國庫的雞窩。

●國王的新衣終見真章

為什麼藍白選民高標準不容黃承國,而百般縱容藍白政客無下限?侯友宜鑽法律漏洞,接受仰德、瓏山林建設以員工人頭分攤額度上限,各1100萬、220萬的政治獻金,天大醜聞竟然根本不必親自回應,新聞組一句「一切合法謝謝指教」搪塞,媒體放水,輕鬆過關。就因為趙少康等人一手掌握的政治新聞、評論,都只為吵架而不惜滿口歪理。對待自己人,只要表面不違法即可放過,即使違法也裝看不見。

趙少康自稱「當副總統將分擔總統權責」說明他跟柯文哲一樣,徒擁聲量,毫無民主素養。苗博雅等新生代政治工作者的論述實力早已出色當行,相形趙少康之流更似政治素人,七十三歲金童自恃卡位早,搶到政治博愛座,但開口就是瞎掰硬扯。中共禁臺灣鳳梨,臺灣政府緊急收購、鼓勵全民吃鳳梨,趙少康當時面對節目鏡頭的反應是冷笑,鼻孔哼一聲,說「有胃病的人不能吃」。這是王牌政論家嗎?別的名嘴要是沒話找話,為反對而反對,從鳳梨牽拖到胃病,這麼瘋早就被節目開除。就算找路人街訪,訪到這種幼稚園程度的意見,也不會剪進來。

原來名聲仰仗黨國媒體圍事,政論秀保護趙少康萬年坐擁主場,放飛自我,不必如一般評論員跟對手平起平坐、承受辯論考驗以理服人。裁判、球證、旁證全是我的人,來賓經過篩選,保證絕不會挑戰趙少康的權威,只會當應聲蟲,說趙少康要他說的話,做球給趙少康接,一搭一唱為黨喉舌。作為評論節目根本不及格,長期以來也寵壞了趙少康,令他既無法客觀看待侯友宜、乃至文大學生租客的立場,也不以為需要放在心上。

趙少康的民主常識,不及上過公民課的學生,根本沒資格享有媒體權位。猴子爬得越高,屁股露給越多人看。參選就是大老脫離黨國結界保護,不能靠製作團隊刪剪、重錄濾鏡美化,掩蓋暴言、隱惡揚善;被迫素顏直接面對群眾,起手無回,暴露出趙少康也只是競選市長的連勝文,深宮上苑度晨昏,一出宮門高大上形象便破功。積年累月養成的貪婪狂妄虛矯,已與時代扞格不入。趙少康頻發的公關災難,其實就是國民黨被既得利益大老們綁死、無法與時俱進的縮影。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留言評論
盧郁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