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會影響台灣民意嗎?

【書摘】
1.4k 人閱讀

抖音在這幾年是全球使用者人數成長最快的社群網站,甚至在2021年曾經一度成為全球最多人點進去的網域,這還不包括大量流竄到其他平台的影片們。但因為其母公司在中國,且多次傳出有資安問題,包括偷偷定位軍方人員位置、偷偷複製手機鍵盤內容等,因此美國數州以及印度已經禁止使用抖音。而台灣政府也最近宣布公部門禁止使用抖音,引發不少討論。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公部門禁用抖音有道理

台灣政府禁止公部門使用抖音的理由其實很充分,除了前述資安問題之外,假如台灣政府在抖音上成立任何官方帳號,該官方帳號卻在戰爭時期被盜用發送錯誤資訊,包括投降或錯誤動員,台灣政府將沒有任何反制的方法。因此直接禁止官方使用抖音,就代表該平台上沒有官方帳號,民眾在需要時得去其他更可靠的管道接收政府資訊,這樣至少可以斬斷一個其中可能的國防弱點。

但除了國防與資安以外,台灣一般民眾目前還是可以使用抖音,且比例也是逐年上升。根據2022台灣網路報告,雖然目前抖音還遠非最常使用的社群網站,但是2021年的民調中年輕人使用抖音的比例接近五成,而幾家調查也顯示目前台灣民眾大概有二到三成的人使用抖音(或TikTok)。

雖然一般民眾使用社群網站的原因,出發點大概都不是政治因素(雖然近年來的確出現一些以政治為號召的社群網站,例如川普),但是假如社群網站上提供的內容有普遍政治偏差的話,使用該網站就可能會收到該網站的平均內容給影響,畢竟人們對世界的理解是取決於接收到的資訊範圍。

而在抖音上,根據去年史丹佛大學的研究,有40%的熱榜影音內容是來自中國政府的相關帳號,而中國政府也在最近正式獲得了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的股權。無論這些抖音熱榜是中國政府善用演算法、或是直接安插內容,抖音是個不強調個人帳號連結,但強調演算法推薦的一套軟體,因此光是熱榜內容偏向中國政府,就可能透過推薦系統來影響使用者對中國的偏好。

但是抖音的使用者是否真的有比較偏好中國,這就是一個可以透過實證資料來驗證的問題了。因此我在2021 年台灣四項公投之前,透過政治大學做了一份網路問卷,問了910位台灣選民是否透過各個社群網站接收政治相關資訊,以及對各項政治議題的看法。在這份問卷中,有大概7成的受訪者說會透過臉書跟Line來接收政治資訊、6成會透過YouTube、4成會透過PTT、以及12%會透過抖音。在這份資料中,抖音使用者已經佔了一定的比例,因此可以分析一下使用抖音的台灣選民,在政治態度上是否跟有使用其他社群網站的人有顯著的不同。

抖音使用者的政黨傾向分明

首先,可以發現使用抖音的人的政黨傾向與沒有使用的人有顯著的不同。這分資料中總共有12%的人有使用抖音,但是國民黨支持者裡面使用抖音的比例高達20%、民眾黨為13%、民進黨為11%、無黨派為10%。因此國民黨支持者使用抖音的比例是比較高的。

也因此換個角度看,假如我們比較抖音內跟抖音外的政黨支持分布,沒有使用抖音的台灣民眾,大概有46%無黨派、25%民進黨、16%國民黨、14%民眾黨。但是在使用抖音的台灣民眾中,35%無黨派、28%國民黨、23%民進黨、14%民眾黨。因此假如單純比較兩者,抖音內國民黨的支持度是高於抖音之外的,雖然其他政黨的支持者同樣有不少人在這個平台上。

比較有趣的,是這些使用者對兩岸議題的態度。在這份問卷中,我也問了這900位受訪者對於台灣獨立的看法、以及對於在美國、中國選邊站的看法。我進一步使用回歸模型控制年齡性別教育程度等共變數,也控制了其他社群網站的使用比例,來測量政黨跟抖音交互作用下,對於台灣民眾政治態度的看法。

藍綠政治態度不受抖音影響,但民眾黨、無黨籍則影響大

結果非常有趣:平均而言,對於國民黨以及民進黨的支持者來說,是否使用抖音,對於政治態度是沒有顯著影響的;民進黨支持者支持台獨、支持跟美國站在一起,而國民黨支持者反對台獨、傾向在中美之間不選邊,無論是否使用抖音,這兩群人的平均值都沒有改變。

但是對於台灣民眾黨的支持者、以及無黨派的選民來說,是否使用抖音跟其政治態度就有顯著影響。平均而言,只要台灣民眾黨的支持者或無黨派選民使用抖音,就會從平均傾向支持台獨變成平均反對台獨,也會從傾向與美國站在一起變成傾向跟中國站在一起。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當然,會有這樣的傾向分布可能的理由很多,因果關係也不是很明確。例如前面提到的,搞不好無黨派跟民眾黨支持者裡面就是有一些比較愛中國的人,所以才跑去使用抖音,因此才形成這樣的分布。理論上真的要確定因果關係,應該要長期追蹤一群本來不用、後來開始使用抖音的人的態度變化。但如同我一開始所提到的,大多數的人一開始選擇使用社群網站並不是因為政治傾向,而大多是娛樂、資訊、或是同儕壓力。

舉例來說,我們假如同樣使用相同的方法來分析其他社群網站,例如說同樣是影音網站、但是有更多個人選擇空間的Youtube的話(根據前面提到Munger等人的研究),所有黨派的人使用YouTube與否,對於政治態度是沒有任何差異的。再加上前述提到中國政府積極的在抖音熱榜上霸榜,並占有股權、搭配中國近年來積極透過各種社群網站對台灣的攻擊。這些因素綜合來看,使用抖音對於台灣民眾可能造成政治態度影響,應該是個合理的推論。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維護資訊安全多參考歐美作法

當然,這些討論本身無法上綱到國安層級,政府要禁止特定網站本身的法律考量甚至合憲性也自然都得回到法律跟國家安全為主。如同文章一開始的討論,對於公部門的社群網站限制,考量到公部門帳號的正當性與外部性,在無法充分掌握且被敵國掌握的情況下,依法限制公部門使用是合理也合法的作法。

至於其他進一步的規範,包括政府與社群網站如何合作下架偷拍影片、如何維護智慧財產權、以及如何防堵假新聞及境外資訊操弄、如何防止個人資料被濫用,這在歐洲議會以及美國國會都有充分的討論,例如針對臉書的罰款、例如針對TikTok要求交出演算法以及限制在美國工作的人的背景。雖然台灣的《數位中介法》在推動上受阻,但面對網路無國界的情況下,政府如何在境內透過法律與社群網站合作、以及社群網站拒絕合作後的相關處置,都是需要持續討論的。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書摘】 (see all)

延伸閱讀